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双程囚禁play脑洞8,高产~

我真是高产似那啥~


陆风已经没有心情再继续游艇兜风,程亦辰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他心上插刀子,挑战他的极限。

他把游艇开回去,拽着程亦辰回了别墅,也不管自己手臂上的伤痕,直接带他去室内的游泳池,把他往池水里按。

既然他无论如何都要离开自己,那就把他教训到再也不敢提这件事。

就像猫逗老鼠一样,把程亦辰按在水里等他快没气的时候再给他拎起来,接着再把他按水里,如此反复。

程亦辰感觉自己快被呛死了,鼻子、眼睛、耳朵里全进了水,这种感觉生不如死,求生的欲望让他忍不住爆发,竟能挣脱陆


风的钳制。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程亦辰浑身湿透,衣服全贴在身上,大声控诉他。

“那你又凭什么这么对我!”程亦辰的话再次惹恼了他,陆风也毫不客气地还击。

一瞬间,程亦辰埋在心底的想法全部爆发出来,几乎字字泣血,有陆风给他的压力,母亲临终的遗言,卓兰对他细水长流的


爱,都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发现自己对于他们每一个都是辜负了。

心底紧绷的弦就要断了,他再不发泄出来就要疯了,“你明白我经历过什么吗?!你有家破人亡过吗?你有弟弟差点残废吗


?你知道我妈临死前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吗?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来逼我?还不肯放过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

陆风怒极反笑,若不是因为他,他又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狠?难道你的心就不狠吗?我为了你一无所有,和家里决裂,到


头来我得到什么?你知道我收到你的喜帖,我的心情是怎样的?!你真以为我是铁石心肠,可以接受你一次又一次地践踏吗


!”

程亦辰被泼了一脸的水,他偏过头去,却更加倔强地还击,“难道你就没有骗过我吗?难道因为你出生高贵,订婚是为了利


益交换,就可以被原谅吗?!”

这句话一出,更加点燃陆风的怒火,他竟然还敢跟他提这事,订婚与结婚完全两个概念啊,“我骗你,那是因为我爱你!”


说着,就要过来强吻他。

程亦辰极力挣扎,两个人推搡着,周围水花啪啪作响,谁都不肯让步。

忽然,程亦辰手指上的戒指一滑,抛出一个弧度,掉落在泳池里。

程亦辰发现戒指不见了,脸色一变,一下推开陆风,显得十分慌乱,就要潜下水寻找。

陆风眼睛里被溅进了水,再转头一看已经不见程亦辰的踪影,他莫名担心起来,程亦辰不会是要自杀吧。

“程亦辰!!”他大声喊他的名字,却没有回答,他水性不佳,又没好好吃过饭,身子虚弱,不会溺水了吧。

越想越心惊,潜下水去,水中能见度低,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靠摸索,好不容易拽到他的衣服,把他捞了上来。

程亦辰这时已经没了知觉,陆风大惊失色地将他抱到岸上,探他的鼻息,发现呼吸似有似无,更是惊慌失措。

“小辰,小辰,你醒醒!”陆风大声喊他,将他头偏向一边,用力挤压他的腹部,把水挤出来,一边心肺复苏。

抬起他的下颚,做人工呼吸,如此反复几次,程亦辰猛咳了几声,一口气终于缓了过来。

陆风见他醒了,松了口气,坐在一边,嘴上却不肯承认自己的担心和惊慌,“你要想死,你给我死外面去,别弄脏我的泳池


!”

程亦辰躺在地上,还有点懵,戒指没捞上来,看来自己与陆风最后的一点联系,老天爷都不肯给,他喃喃道,“你不明白,


我究竟失去的是什么,因为爱你,我失去了我的一切,母亲、卓兰,我都辜负了……”

陆风在一旁听着,小辰终于承认自己还爱他,辜负了母亲和卓兰,难道他并没有和卓兰结婚吗?他的小辰,再被他这样对待


后,还是爱他吗?

这样的想法窜进脑子,他忽然心中一痛,小辰把什么事都压在自己身上,什么都不肯说,宁可自己背负一切痛苦,被他误解


折磨,却还是爱他。

他上前抱起他,与从前在车站时一样,将他圈在怀里,轻轻摸着他的头发,边说道,“小辰,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全部。”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