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双程电影囚禁play脑洞11

“哥……”亦晨见程亦辰出来后面如死灰,不禁担心,“是不是他们说了什么让你难堪的话?大不了我去自首,你不要为我


受委屈。”

“没有,没事。”程亦辰望着这个从小最疼爱的弟弟,好不容易腿才好,又好不容易才和秦朗在一起,自己已经是不幸,不


能让弟弟也重蹈覆辙,至少,亦晨应该比他幸福。

“我已经和他们说了,以后再也不去见陆风了。”程亦辰说得平淡,亦晨他们倒是吃了一惊。

“哥……”亦晨一时无语,虽然他也希望哥哥能离开陆风,可是哥哥的强颜欢笑也让他心疼。

“亦辰,”这时卓兰说话了,“是不是,他们威胁你要赔偿金?没关系,我来出,你不必委屈自己。”

“没有,没有的事,是我想通了,其实早在五年前我就做了决定了,没事。”程亦辰对卓兰笑笑,对于卓兰,他一直有所亏


欠,这个从头到尾都是温柔贤淑的女子,自己当初逃婚都没有对自己发怒的善良女子,而后卓兰的丈夫又在文扬出生之前就


意外去世,他也更觉得愧疚,对他们母子也多为照顾,对文扬来说,他就是爸爸。

虽然没有结婚,但就像家人一样。

“亦辰,我,”卓兰突然像少女一样羞红了脸,嗫喏道,“文扬还小,我不希望他的童年不完整,如果可以,如果你不嫌弃


我,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程亦辰怔住,什么嫌弃,他有什么资格嫌弃卓兰,从头到尾卓兰都是最无辜的牺牲品。

也许和卓兰在一起会是最好的选择,陆风也有爱他的女子陪着他。

他上前握住卓兰的手,卓兰似受宠若惊,他微笑,“我怎么会嫌弃你,我,是我觉得配不上你,”他一顿,“卓兰,我们结


婚吧。”

----------------------------

陆风的伤并未伤及要害,且抢救及时,身体底子又好,没几天就醒了。

闻婉在病床边细心又有点笨拙地削苹果,再细细地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

抬头见陆风醒了,不禁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轻柔道,“陆风,你醒了啊,我去叫姐姐来。”

陆风睡了好几天,还有点迷糊,记忆最后像是自己替小辰挡了枪,而小辰惊慌失措的脸印在自己的脑子里,那样的表情,像


是真的还在乎他,那么紧张。

陆雨推门进来,见陆风真的醒了,笑了,“你可算醒了,也不枉婉婉照顾了你这么多天,还算你命大。”

什么婉婉?不是小辰吗?陆风脑子里还在迷糊,转头看见病床旁端着一盘苹果像献宝一样的可爱女孩,却不见小辰的踪影。

他脸色一僵,望向陆雨,“小辰呢?!”

“你还在想他啊,被爸爸知道你又要遭殃了。”陆雨回答,轻叹道,“小辰把你交给婉婉后就跟他弟弟回去了,还拜托说要


好好照顾你。”

“你胡说!小辰他,他不会这么对我!”陆风几乎要急红了眼,大手一挥,把婉婉捧着的果盘挥在地上,闻婉一脸惊恐。

“陆风,你发什么疯!”陆雨厉声道,“你把婉婉都吓坏了!他走了就是走了,我还需要骗你?还在这对我大呼小叫,你还


当我是姐姐吗?!”


双程电影囚禁play脑洞10

“婉婉,我弟弟就是从小被我爸和我宠坏了,才老想着要和你解除婚约,我替他向你道个歉,请你原谅。”陆雨在咖啡店里约了陆风之前的婚约者闻家的大小姐闻婉,知道她至今也尚未婚配,程亦辰既然已经结婚,何不再次撮合她和弟弟,也好让陆风重新振作,也希望他能和父亲的关系可以缓和。
闻婉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她内心其实也还爱着陆风,她低头望着面前的咖啡杯,小声说道,“没关系的姐姐,我都知道。”
她有些踌躇,良久才又问道,“姐姐,我还有机会吗?”
“这个自然,我会替你跟陆风说的,”这时陆雨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陆雨拿起手机,按下接听。
“什么?怎么会这样?好,我马上赶过来!”陆雨挂了电话,对着还一脸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闻婉说道,“陆风在韩国受伤了,我要马上赶过去。”
“那我也去,姐姐,通知伯父一起吧,说不定可以缓和一下父子关系啊。”闻婉一听内心也焦急,急忙脱口而出也要跟去的话。
“那好吧,我们一起去。”
一行人赶到医院,陆风还是没有醒来,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
陆风的父亲,一见到坐在病床旁的程亦辰便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怒喝道,“你给我滚出去!你害我儿子害得还不够吗!”
“爸,爸,你冷静点,当心血压。”陆雨拦住陆爸爸,给他顺顺气,“爸,你别这样,小辰还给弟弟献了血,人还很虚弱,有什么话好好说。”
被女儿拦着,陆爸爸才悻悻地罢了手,“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到了病房外,陆爸爸也不多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我首先感谢你,救了我儿子,但是我也希望你能离开他,自从我儿子遇到你,就什么都不听话了,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自然希望他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陆爸爸看到了程亦辰从袖口里露出来的绑痕及脖子上没遮住的吻痕,脸色一凛,“你也结婚了吧,那么是不是该检点一些。”
程亦辰把袖子拉紧些,遮住绑痕,没有说话。
“我的话言尽于此,你如果真的爱他,就该知道什么样的决定对他才是好的。”陆爸爸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里是一百万,你要是聪明的话就拿了钱走人,不然,就等我法院的传票吧。”
程亦辰身形一颤,却没有接过,陆雨见气氛有些僵,又开口道,“爸,让我和小辰说吧,您先进去看弟弟,婉婉也在呢。”
陆爸爸见他半天不肯接过银行卡,也有点烦了,他点点头,“好,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撂下这一句就走进了病房。
“唉……”陆雨叹了口气,这两人都是一样倔,彼此伤害却又不肯放弃。
“小辰,你结婚了吧,当年我弟弟死都不肯结婚,就是为了你,气得我爸爸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陆雨见程亦辰脸色又刷白了几分,却又不得不说,“我弟弟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却又受了重伤,闻婉是当年我弟弟的婚约者,虽是家族联姻但是她对陆风却是一片真心,我知道我弟弟对你做了什么,可是你的弟弟也把他打成了重伤,我们可以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只希望你可以成全他们。”
程亦辰望向病房,那个女孩确实人如其名,温婉娴静,美丽聪慧,确实是自己遥不可及的,还有亦晨,不能让亦晨下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就算自己已是满身疮痍,也不能让弟弟受到伤害,也希望陆风能结婚生子,这是他欠他的,早该在五年前事情就该这样发生,这样的感情原本就是错误,飞鸟与鱼本就不能在一起。
◦ 想到这里,心又是一痛,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他不要那笔钱,“姐姐,你说的我都明白,我都了解,我这就走,希望那个女孩子可以把他照顾好……”说完又深深地望了病房里的陆风一眼,见闻婉在细心地替他擦脸,眼里蛮是担忧与心疼,便心如刀绞,转身离开。

双程囚禁play脑洞9,开始改剧情了~

卓兰他们在当地警局报案,称陆风绑架了程亦辰,再不去救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查到陆风的地址后,火速赶到他的家里。

警方破门而入,程亦晨见到哥哥衣衫不整地被陆风搂抱在怀里,面色苍白,眼神空洞,一下子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顿时理


智全失。

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害得自己差点残废,害得哥哥不能和卓兰在一起,如今还要绑架哥哥,陆风真不是个东西!

他看到身边一个警员腰间配的手枪,他随手一拔,“哥,让开!”

程亦辰看到弟弟拔枪,下意识就要挡在陆风面前,如果自己死了,也算是一种解脱。

“砰!”枪声一响,程亦辰没有感觉到疼痛,却感觉自己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陆风在枪响的那一瞬间又把他拉回自己


怀中,替他挡了这一枪。

程亦辰震惊不已,他颤悠悠地回抱住陆风,只觉得手上一片湿湿黏黏,拿起来一看,竟是满手都是刺目的鲜红。

他此时才如梦初醒,拼命按住他背后的伤口,“陆风!陆风!”眼前的事太突然,让他一时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陆风因为失血过多眼前阵阵发黑,却看见小辰惊慌失措的神情,几乎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的小辰怎么又要哭了,他给了他


一个安心的微笑,便失去了意识。

程亦辰接住倒下的陆风,背上的伤血不断渗出来,他朝卓兰他们哽咽着叫到,“快叫救护车!”

开枪的程亦晨此时也是惊呆了,怎么会这样,哥哥不是恨他吗?他毁了哥哥的一生,可为什么哥哥这时候的表现却是如此地


伤心绝望。

卓兰看到这一幕也是惊住,浑身虚软地跌坐在一旁,秦朗扶住程亦晨,此时他的脑子还算是冷静,快速播了急救电话。

救护车赶到,急救员们将陆风抬上救护车,进行简单的止血包扎,火速狂飙至医院。

程亦辰一路上握着陆风的手,不肯松开,一边哽咽道,“陆风,你不能死,马上就要到医院了,你要撑住啊!”

在医院门口等着的急救医生早就准备好,救护车一到,他们就火速将陆风送进急救室抢救。

程亦辰也想跟进去,被护士挡住,“先生,请你在外面等待!”说完,将急救室门关上。

急救室门上的显示抢救中的红灯亮着,程亦辰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看着自己沾满陆风鲜血的双手,心情七上八下,双手握紧


又张开,抖得越来越厉害。

过了一会,程亦晨和秦朗也赶了过来,看到哥哥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这时门开了,一位医生走了出来,对他们说,“病人现在情况很危急,失血过多,我们血库库存不够,需要有人马上献血。


你们谁是家属,过来把病危通知书签了,还有手术告知单和输血告知单。”

他们三人面面相觑,医生不耐烦道,“病人家属来了吗?快点签,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我签!”程亦辰拿过医生手中的告知单,快速浏览了一遍就签了上去。

“你是?”医生一脸的疑惑,刚刚好像也是他表现得最紧张。

“我,我是他朋友。”程亦辰一脸紧张,签完字把东西给医生,又问道,“那他现在怎么样?如果要用血,就用我的吧。”

“不行,哥,是我做的事,就让我来救吧,用我的血好了。”程亦晨在一旁愧疚道。

“你的脚才刚好,怎么能献血,还是我来吧,我是O型。”秦朗在一边截住程亦晨的话头,对医生说道,“就用我的吧。”

“还是抽我的吧,我和他血型一样,都是A型。”程亦辰打断了他们为自己担心的话,知道弟弟他们也是为了自己,“就用我


的吧。”


双程囚禁play脑洞8,高产~

我真是高产似那啥~


陆风已经没有心情再继续游艇兜风,程亦辰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他心上插刀子,挑战他的极限。

他把游艇开回去,拽着程亦辰回了别墅,也不管自己手臂上的伤痕,直接带他去室内的游泳池,把他往池水里按。

既然他无论如何都要离开自己,那就把他教训到再也不敢提这件事。

就像猫逗老鼠一样,把程亦辰按在水里等他快没气的时候再给他拎起来,接着再把他按水里,如此反复。

程亦辰感觉自己快被呛死了,鼻子、眼睛、耳朵里全进了水,这种感觉生不如死,求生的欲望让他忍不住爆发,竟能挣脱陆


风的钳制。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程亦辰浑身湿透,衣服全贴在身上,大声控诉他。

“那你又凭什么这么对我!”程亦辰的话再次惹恼了他,陆风也毫不客气地还击。

一瞬间,程亦辰埋在心底的想法全部爆发出来,几乎字字泣血,有陆风给他的压力,母亲临终的遗言,卓兰对他细水长流的


爱,都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发现自己对于他们每一个都是辜负了。

心底紧绷的弦就要断了,他再不发泄出来就要疯了,“你明白我经历过什么吗?!你有家破人亡过吗?你有弟弟差点残废吗


?你知道我妈临死前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吗?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来逼我?还不肯放过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

陆风怒极反笑,若不是因为他,他又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狠?难道你的心就不狠吗?我为了你一无所有,和家里决裂,到


头来我得到什么?你知道我收到你的喜帖,我的心情是怎样的?!你真以为我是铁石心肠,可以接受你一次又一次地践踏吗


!”

程亦辰被泼了一脸的水,他偏过头去,却更加倔强地还击,“难道你就没有骗过我吗?难道因为你出生高贵,订婚是为了利


益交换,就可以被原谅吗?!”

这句话一出,更加点燃陆风的怒火,他竟然还敢跟他提这事,订婚与结婚完全两个概念啊,“我骗你,那是因为我爱你!”


说着,就要过来强吻他。

程亦辰极力挣扎,两个人推搡着,周围水花啪啪作响,谁都不肯让步。

忽然,程亦辰手指上的戒指一滑,抛出一个弧度,掉落在泳池里。

程亦辰发现戒指不见了,脸色一变,一下推开陆风,显得十分慌乱,就要潜下水寻找。

陆风眼睛里被溅进了水,再转头一看已经不见程亦辰的踪影,他莫名担心起来,程亦辰不会是要自杀吧。

“程亦辰!!”他大声喊他的名字,却没有回答,他水性不佳,又没好好吃过饭,身子虚弱,不会溺水了吧。

越想越心惊,潜下水去,水中能见度低,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靠摸索,好不容易拽到他的衣服,把他捞了上来。

程亦辰这时已经没了知觉,陆风大惊失色地将他抱到岸上,探他的鼻息,发现呼吸似有似无,更是惊慌失措。

“小辰,小辰,你醒醒!”陆风大声喊他,将他头偏向一边,用力挤压他的腹部,把水挤出来,一边心肺复苏。

抬起他的下颚,做人工呼吸,如此反复几次,程亦辰猛咳了几声,一口气终于缓了过来。

陆风见他醒了,松了口气,坐在一边,嘴上却不肯承认自己的担心和惊慌,“你要想死,你给我死外面去,别弄脏我的泳池


!”

程亦辰躺在地上,还有点懵,戒指没捞上来,看来自己与陆风最后的一点联系,老天爷都不肯给,他喃喃道,“你不明白,


我究竟失去的是什么,因为爱你,我失去了我的一切,母亲、卓兰,我都辜负了……”

陆风在一旁听着,小辰终于承认自己还爱他,辜负了母亲和卓兰,难道他并没有和卓兰结婚吗?他的小辰,再被他这样对待


后,还是爱他吗?

这样的想法窜进脑子,他忽然心中一痛,小辰把什么事都压在自己身上,什么都不肯说,宁可自己背负一切痛苦,被他误解


折磨,却还是爱他。

他上前抱起他,与从前在车站时一样,将他圈在怀里,轻轻摸着他的头发,边说道,“小辰,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全部。”


双程电影囚禁play7,这次不开车

这次不开车了,天天开好累啊


另一方面,程亦晨那里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哥哥一天没消息,他就无法安心。

卓兰调用了自己家的关系,查到陆风已改了名,在韩国定居,以及创元公司打压同类公司,逼得人公司老总跳楼的各种新闻,程亦辰落到了他手里,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卓兰把这些信息告诉了程亦晨他们,立即带他们飞往韩国,要救程亦辰出来。

-------------------------------------------------

之后的几天,陆风折磨程亦辰也是变本加厉,如果他不肯吃饭,就硬逼他吃,除了基本的生理需求,基本就是把他压在床上,他身上已经满是青青紫紫的吻痕与掐痕,虽然凄惨却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

他的小辰虽然表情是痛苦,但是身体对他的触摸却并不排斥,所以陆风的心里坚持,他的小辰对他还有爱,只要有这一丁点的希望就不会放他走。

每日每夜都在别墅里度过,而陆风每次都要把他弄到精疲力尽,昏迷不醒才罢休,这样的行为,心理的压力,无法发泄的情绪让程亦辰越来越瘦,越来越虚弱。

陆风也发现了程亦辰的身体变化,也觉得一直把他关在别墅里也不好,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就把他带去自己的游艇上吹海风。

陆风也很久没有出来吹风,跟程亦辰一起他觉得心情还不错,只是另一个主人公靠在一边的扶手上沉沉睡着,自己的好心情似乎影响不了他。

和自己在一起居然还在睡,不知道他梦里有没有自己,还是在想卓兰呢?

想到这里,陆风的心情又阴郁了不少,就像一根刺扎在自己心上,容不得他存在,如果他不肯见,不肯想自己,那就提醒他只能想着自己。

他慢慢走上前,一把拎起程亦辰的衣领,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压在一边的桌子上。

程亦辰在睡梦里梦见陆风和他曾经的美好过往,自己伤心难过之时会安慰自己,不会强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会把他当珍宝一样,温柔且小心地呵护,轻轻柔柔地吻他,让他有被爱着的感觉,温柔得想哭。

突然领子一紧,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压在桌上,他挣扎地力气对陆风来说根本不值一提,陆风扯下他的衣领,露出大片的脖颈,上面布满了红红紫紫的吻痕,有些已经淡了,他制住他的挣扎,低下头就对着已经淡下的吻痕啃咬,留下一个齿痕。

程亦辰疼得大声惨叫,拼命挣扎不可得,这叫声让陆风忍不住想更加折磨他,欺负得更狠些,于是往另一边更狠地咬下去,叫声更加惨烈,陆风的欲望再一次被挑起,程亦辰的挣扎让他更控制不住自己,这样的感觉食髓知味,他亦不想忍耐,另一手开始扯程亦辰的浴袍下摆,俨然就要在这里上了他。

程亦辰感觉自己的浴袍下摆被扯,陆风又在自己腿上揉捏,疼得他几乎要掉下泪来,他无意见瞥见桌上果盘里的水果刀,挣扎着抓住,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不顾一切地就往身后刺去。

陆风的手臂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只能放开了他,程亦辰颤抖着握着刀子,对着陆风。

陆风似乎也没想到程亦辰还会有这一出,在被平时乖巧柔顺的兔子咬了一口的同时边靠近他,无所谓地握住他拿着刀发颤的手,边指着自己的左边胸膛怒道,“来啊,往这扎,像五年前那样扎进去,扎呀!”

程亦辰表情充满着难以言喻地痛苦绝望,他觉得自己好累,不想再与陆风纠缠了,言辞恳切道,“陆风,你放我走吧,我们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陆风轻轻重复着他的话,一瞬间扭曲了表情,程亦辰手腕一痛,水果刀就掉落在地上,“你说结束就结束啊!”陆风的话语虽然说得愤恨,但是细听就能感觉他字里行间里那丝黯然的悲伤及受伤的苦涩。

程亦辰忽然觉得心里一痛,明明他们一直在互相伤害,在一起也是彼此折磨,为何陆风就不放弃,只是一句话而已,放他走,大家都能脱离这孽爱的泥沼,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双程电影囚禁play3脑洞,此次很短很短

程亦辰迷迷糊糊地醒来,自己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浑身一丝不挂,腰被紧紧圈住,背靠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之上。

压在身下的手臂像是要被压断了,又酸又麻,用力把圈住自己的手挪开,慢慢爬下床。

抓着床沿一点一点把自己撑起来,双腿酸麻无力,可还是强撑着站起来,自己的衣服不知道被他丢到了哪里,行李也不知道


放了哪,总之还是先去浴室找一下。

扶着墙慢慢挪到浴室,在镜子里看着自己,嘴角的血迹,脖子上的吻痕都在提醒着他刚才是度过了怎样的一段荒唐的事情。

无意中瞥见手上的戒指,却更加觉得羞耻。

他拼命想把戒指拿下来,可不知为何就是拿不下来,用肥皂水做润滑,依旧还是取不下来,来来回回试了几次,连手指都发


红了,还是不行。

“你在干什么?”身后冷不防的声音让他吓了一大跳,回头就看见陆风穿着紫红色的睡袍,斜靠在门框上,冷冷地看着他。

他放下了手上的动作,亦是不愿再看到他,避开陆风的目光,“我衣服呢?把衣服还给我,我要立刻回国。”

陆风闻言也不回话,从浴室里拿了一件白色的睡袍,给他披上,接着就直接将他拉走。

程亦辰只能脚步踉跄,被他硬拖着走,又回到了卧室。

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陆风一下子抛到床上,一阵眩晕,接着就被狠狠地掐住下颚,感觉下颚骨都快被捏碎。

陆风的嗓音低沉却又充满危险,压在他的身上,凑近他的脸,“这五年以来,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我从没想过,我会想一


个人想了五年,却只为了恨他。”

程亦辰被掐住下颚不能说话,胸廓剧烈起伏,眼神却毫无畏惧。

“这五年有多少天,多少小时,多少分钟,你以为,就这么一个晚上,你就能抚平我的怒气吗?”说罢,陆风强硬地吻上他


的唇,一手滑进睡袍,在胸膛之上揉捏。

程亦辰奋力挣扎,用尽全力推开他,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陆风被打得偏过脸去,阴沉沉地看了他半晌,忽然又是一记耳光打在程亦辰的脸上,力道之大,让他直接被打倒在床上。

嘴角都被打出血来,接着脖子被掐住,陆风的唇又吻了上来,撬开他的唇齿,满嘴都是铁锈般的腥甜滋味。

身上被重重地揉捏,几乎都要被掐出血来,让他忍不住哀叫出声。

“痛吗?”陆风舔上他的耳垂,将它含在嘴里,在他耳边轻轻呢喃,感受他肩膀的轻微颤抖,“可这些比不上我这五年来的


一星半点,这五年,我是怎么活过来的,现在,我要让你好好感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