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我的意中人是一条大龙3(旭润cp)

到了第二天,润玉是被放了出来,只是那地方偏僻,又没人什么人负责洒扫,阴冷潮湿,导致回去之后就发了好几天的高烧。

虽说润玉是私生子,但是天界也不敢有所怠慢,岐黄仙人也是按时来看诊开药,嘱咐注意休息。

旭凤也想来看看润玉病得是不是好些,却总是被天后阻拦,自己实在脱不开身,也只能求月下仙人替他看看,知道没事也就放心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旭凤的仙术在天帝天后的督促下也精进不少,天帝派发给他的任务也能按时完成,渐渐地在六界之中也有了威望,都知道火神殿下几乎战无不胜,无愧于战神的封号。

相比之下,润玉就低调了很多,每日昼伏夜出,在夜里当值,不参与任何活动,身边只有一只小魇兽陪着他,虽然显得形影单只,但却与世无争,悠然自得。

今日乃是旭凤五百年涅槃之时,天后命天界四处必须从严戒备,务必使旭凤涅槃万无一失。

润玉这夜当值,布星完毕后回南天门却见一人鬼鬼祟祟,想抓住他请天帝天后发落时那人也无意想与之纠缠,以灵火珠灼伤他后便化作青烟遁去。

润玉来不及细想那人怎会有灵火珠,只见他朝旭凤的宫殿遁去,怕旭凤涅槃会有危险,赶紧追去,可到栖梧宫外却又不见了踪影。

一问燎原君,燎原君却一问三不知,只说没见到什么可疑人物,若是有他一定会发现,不会让他跑了之类的云云。

润玉也只好作罢,只交待了燎原君要小心看护着旭凤,自己也就先去值夜了。

果不其然,到了第二天,就被告知旭凤涅槃失踪,天后大发雷霆,又被叫去问话。

天帝天后坐在高台之上,居高临下,跟审犯人似的逼问,尤其是天后,每一句话都说夹枪带棒,无非就是怀疑自己为了未来的天帝之位谋害兄弟。

润玉心中亦是气结,天后也就罢了,可是天帝,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对自己竟也没有丝毫的信任,仅凭天后的一家之辞也怀疑自己要害亲兄弟。

润玉撩起了自己的左边袖口,露出被灵火珠灼伤的伤口,“父帝,母神,孩儿被那贼人所伤,伤口还没褪去,况且,我根本无法接近那涅槃之火,又怎会伤了旭凤呢?”

此时被燎原君通知到润玉又要因为自己的被罚的旭凤心急火燎地赶来,跪下后向天帝天后行了一礼,口中负罪道,“父帝,母神,孩儿涅槃之时不知被哪个贼人所伤,掉入了花界,养了几日伤才回来,不想却又害得误会兄长,是旭凤的不是,请父帝母神责罚,还请不要怪罪兄长。”

“好,我儿没事就好,这件事也是我和你母神太冲动,太担心你了,赶紧带你兄长下去,给他好好看看手臂上的伤。”天帝马上就忘了要逼问润玉的事,直接打马虎眼地打过。

“是,儿子告退。”

在璇玑宫里,旭凤仔细地给润玉除了火毒,只是这伤还需要养一段时间才能不留疤。

旭凤心里很是愧疚,“抱歉啊,又害的你被母神误会了,不过,你看我多好,我一听说你被父帝母神叫去问话,连水都没喝就赶来帮你了。”

“是是是,多谢火神殿下的救命之恩。”润玉笑笑,手臂上的伤似乎也不怎么疼了,“你身上的水毒也才刚解,又来替我疗伤,被母神知道了恐怕又是一顿数落,你还是先回去吧,对了,你可见到那日贼人的模样?”

旭凤摇摇头,“那日在涅槃紧要关头,突然被偷袭,实在是没看清。”

润玉沉思了一会,“你放心,今日承你大恩,这件事我一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还你一个公道也好证明我的清白。”


我的意中人是一条大龙2(旭润cp)

这天,旭凤好像特别开心,跑来找润玉,润玉在房里看书也硬是被他拽出来,不知道要给他看什么。

“哥哥,今天母神教了我莲台业火,我弄给你看看哦。”旭凤一脸骄傲,聚气于手中,一团火焰便窜了出来,“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呀。”旭凤眉飞色舞地求表扬。

“是挺厉害的,不过你还是快收了吧,当心伤了自己。”润玉关心道。

“收,收的方法,我忘了……”旭凤因为学了新仙术,太过于激动,就想让润玉第一个看到,所以后面母神后面教他的全没记住。

润玉轻叹一口气,这弟弟真是让他不省心,念起聚水咒,“我替你把这火灭了,可别到时候把我的房子都烧了。”

顿时一个巨大的水球朝旭凤飞去,把他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衣服全湿透了。

可巧,天后正好从远处赶来寻旭凤,正好看见这一幕,把她气了个半死。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贱妇生的孩子,竟敢如此欺负自己的孩子,果然与他那生母没有两样,都是贱人!

如此不知轻重,旭凤也是他这野种能打的吗?今日打旭凤,下次岂不是要弑君弑父!

于是也不听润玉的任何解释,直接把他关在一处宫殿,并吩咐手下人,让他在此闭门思过一天一夜,不许给他吃喝,让他知道什么是规矩体统!

润玉被关在里面,无论怎么拍门求天后都无动于衷,他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明明什么事都没做错,为何母神要这般对待他。

整件事不都是旭凤引起的吗,为何不怪旭凤,明明是他先来招惹,又记不住收回的仙术,自己帮他一把,怎么反倒是自己的错了?

润玉感到自己鼻子一酸,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却还是硬生生憋了回去。

看来今后还是要少接触点旭凤,免得又引火烧身。

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开锁的声音,旭凤换了身衣裳,拿了一串钥匙,很得意地看着润玉,“哥哥,我从母神那偷来了钥匙,我来放你走啦。”

“谁准你这样做的,我要是偷跑了,明天母神更生气,我不是会被罚得更重吗?”润玉本就一肚子委屈,看着旭凤这个罪魁祸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也不善起来。

“啊,这样啊,”旭凤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母神的脾气他也算了解,“对不起啊,今天是我不对,害你被母神责罚,我也求过情了,可是母神就是不听,那哥哥我也在这陪你受罚,就当是给你赔礼道歉了,好不好?”

“旭凤,你听着,你要是真的希望我好过些,我们就该适当保持距离,不然母神会生气的。”润玉好心地跟他讲道理,“今天你也看到了,母神根本不希望我们两个的关系太好,不是吗?”

“……”旭凤一脸黯然,吸吸鼻子,小声说道,“哥哥你还在生我气吗?对不起,你可以骂我打我,可就是不要不理我,求你了。”

“我也没说我不理你啊,我累了,想休息了,你也快回去睡吧,别让母神担心。”润玉虽不想与旭凤继续歪缠下去,但看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也有点于心不忍,出于兄长的关心还是想让旭凤早点休息,“夜晚寒露重,你今天又淋了水,小心别着凉了。”

旭凤听润玉这样说,心里一暖,又高兴了起来,“嗯,那我听你的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来接你出门啊~”


我的意中人是一条大龙(旭润cp)

旭凤从小就喜欢跟着润玉。

撇开兄弟之情,旭凤是真的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个性温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安心,就像水一样。

小时候,润玉也很贪玩,会带着他去偷酒仙翁的酒喝,却能把仙翁哄得很开心,给了很多珍惜奇药送他。

天气热时,润玉还会显摆自己水系仙术,用仙术冰酸梅汤给旭凤喝。

那时候旭凤就对润玉崇拜得不得了,要知道,他和天帝天后都只会火系仙术,从未见过水系仙术,还能用来冰酸梅汤。

旭凤也不甘示弱,用火系法术烤鸡腿,两人在璇玑宫里吃得不亦乐乎。

月下仙人闻着香味寻了来,见他两这样糟蹋仙术,赶忙过来阻止,“你们两个小娃,要是天帝知道你们两个用仙术干这个,你们说他会不会气死。”

“叔父不要这样嘛,你也来尝尝这烤鸡腿和酸梅汤,可好吃了。”小旭凤捧着鸡腿和酸梅汤一脸求表扬的样子,月下也着实没了脾气。

“你们两现在可有空,去老夫姻缘殿替老夫我理理红线可好?叔父我可是有糖给你们的哟。”

一听到有糖,两个孩子乐得不行,忙答应了去整理。

姻缘殿里,两个孩子都认真地在理红线,仔细地整理放在一边。

月下看着这两孩子打心眼里喜欢,端起桌上的冰镇酸梅汤啜了一口,又出了想逗逗这两人的想法,问在那跟着润玉一起分红线的旭凤道,“凤娃,你跟叔父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仙子?叔父好给你物色物色,让那些每天来我这求姻缘的仙女们也好有点机会。”

旭凤看看旁边的润玉,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继续理,突然很自豪地回答道,“我喜欢哥哥这样的,又白又嫩还温柔的。”

“噗……”月下把刚喝进嘴里的酸梅汤全喷了出来,还呛得直咳嗽,还不容易缓了口气,心想,以前倒是一直听说人间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怎么这凤娃也是,得把他的路子摆正才行,“凤娃,你喜欢又白又嫩又温柔的还行,可不能喜欢润玉呀。”

“为什么?”旭凤一脸委屈疑问的表情,“我就是喜欢哥哥呀。”

“啊呀,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哪能跟小孩子说这些呢。”月下看着旭凤一脸委屈也不由得心软,“反正就是不行,呐,叔父答应的,给你们两个糖的。”说完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把芝麻糖还有一把松子糖,递给他们,“拿了糖赶紧回去吧,免得天后找你们找不到。”

润玉和旭凤拿了糖就忘了刚才的事了,谢过月下仙人后便蹦蹦跳跳地跑了。

在璇玑宫外的石桌上,旭凤和润玉两个人面对面地剥着糖吃。

“哥哥,我要吃芝麻糖,你帮我剥好不好?”旭凤在润玉面前就喜欢耍赖。

“好。”润玉剥好糖纸,直接喂给旭凤,“好吃吧。”

“恩恩,好吃!”旭凤连连点头,就着润玉的手又吃了一块,笑眯眯道,“哥哥,我最喜欢你了,我们以后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那怎么行,刚刚叔父也说了,我是有婚约的,以后也不可能长住一起呀。”润玉也剥了一块芝麻糖边吃边说道。

“那叔父以前还说,成亲就是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呢,我就是喜欢你嘛,”旭凤有点着急说道,“之前母神说,我们凤鸟族的寰谛凤翎只能给自己最重要的人,到时候等我长大些,仙术练得好些,我把寰谛凤翎给你,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润玉看着旭凤认真的样子也不由得想笑,又是不忍拒绝,不由得答应了下来。


倾城泪(天帝润玉父子)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91165796095679

看了香蜜之后沉迷润玉无法自拔,但是又找不到好cp

于是很丧病地写了父子,也算是黑化前作了,不要打我啊

请戳链接去看谢谢

永夜(面巍短篇,有肉,小虐一下,不要打我~)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70157613665986

本来是巍澜党的,可是看了后面几集感觉面巍也挺好,那鞭子抽什么的,就写了个小短篇,有肉,请戳上面链接去微博看,谢谢,ps,澜澜,我是爱你的~比心

赵云澜的盲眼小脑洞1(巍澜短篇)

赵云澜看不见之后,沈巍则是又气又心疼,气他总是不听自己的劝告,但又无可奈何。

去了医院检查,医生也查不出什么原因,这才是他最着急的。

不过,赵云澜天生的乐天派,天塌下来都能当被子盖,一脸的无所谓与轻松。

祝红得知此事后眼睛也红红的,很有义气地说,“赵云澜,大不了姐养你一辈子!”

不过被赵云澜婉拒了,乖乖地跟着沈巍回家。

两人坐在车上,沈巍首先打破了话匣子,“祝红,祝红好像对你有意思,挺在乎你的。”

“可我对她没意思啊,祝红呢,是个好姑娘,只可惜我是个无爱之人,再说了,你要我天天吃生食,吃东西全靠吞的,我也受不了啊。”赵云澜摸摸头发,也算是回答了。

沈巍轻轻笑了一下,又正色道,“你放心赵云澜,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眼睛的。”

“哎呀,没事,心理压力别那么大,习惯了也就好了。”

回到了公寓,沈巍把赵云澜送回家,让他在床上坐好,赵云澜一个单身汉,本身性格又是大大咧咧的,房间里衣服到处丢,整间屋子乱七八糟,让一向干净整洁的沈巍实在看不下去了,首先先替他打扫房间,把地扫干净,衣服都折好,放好才开始煮饭。

赵云澜的冰箱里就是一些泡面,啤酒,棒棒糖,还有一些常备的药品也放在里面,除了这些就没什么有营养的东西了。

“赵云澜,你在家就吃泡面?不煮饭吗?”沈巍在冰箱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可以烧的东西。

“哎呀,我这人吧一个人也懒得煮,大多数时间在处里老李做饭我就吃,在家就吃吃泡面得了。”

沈巍无语,“那你等着,我去我房里弄点菜来。”

过了一个小时,饭煮好了,色香味俱全,只可惜赵云澜感觉不到色,只能感觉后两个。

沈巍替他把菜乘好,把碗筷端给他,知道他肯定不要人家喂。

赵云澜尝了一口便赞不绝口,“哎呀真看不出来,咱沈教授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会教书,关键时刻还能做保镖,这样贤惠,要是哪个女孩嫁给你,那可是她的福气。”

沈巍脸僵了一下,又说,“说什么呢,别乱开玩笑。”

“好啦好啦,别生气嘛,知道你不爱听这些。”赵云澜笑眯眯,又吃了一大口,“你看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放你跟别的女孩子走啊,那不就没人照顾我了嘛。”

沈巍这才脸色舒缓了点,“吃完了赶紧去洗澡睡觉,明天还要继续替你找医眼睛的办法呢,早点休息。”

“我看不见,怎么洗澡啊。”赵云澜依旧笑眯眯,似乎觉得这样逗沈巍很有趣,“要不然,你帮我洗啊。”


双程囚禁play脑洞12

陆风的伤并未伤及要害,且抢救及时,身体底子又好,没几天就醒了。

闻婉在病床边细心又有点笨拙地削苹果,再细细地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

抬头见陆风醒了,不禁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轻柔道,“陆风,你醒了啊,我去叫姐姐来。”

陆风睡了好几天,还有点迷糊,记忆最后像是自己替小辰挡了枪,而小辰惊慌失措的脸印在自己的脑子里,那样的表情,像



是真的还在乎他,那么紧张。

陆雨推门进来,见陆风真的醒了,笑了,“你可算醒了,也不枉婉婉照顾了你这么多天,还算你命大。”

什么婉婉?不是小辰吗?陆风脑子里还在迷糊,转头看见病床旁端着一盘苹果像献宝一样的可爱女孩,却不见小辰的踪影。

他脸色一僵,望向陆雨,“小辰呢?!”

“你还在想他啊,被爸爸知道你又要遭殃了。”陆雨回答,轻叹道,“小辰把你交给婉婉后就跟他弟弟回去了,还拜托说要



好好照顾你。”

“你胡说!小辰他,他不会这么对我!”陆风几乎要急红了眼,大手一挥,把婉婉捧着的果盘挥在地上,闻婉一脸惊恐。

“陆风,你发什么疯!”陆雨厉声道,“你把婉婉都吓坏了!他走了就是走了,我还需要骗你?还在这对我大呼小叫,你还



当我是姐姐吗?!”


“……”陆风攥紧了拳头不说话,还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小辰都结婚了,你还在这执迷不悟做什么呢?真准备跟爸爸一辈子都不说话吗?爸爸这几年身体都不好,也很挂念你,你真预备气死他吗?”陆雨又在一边劝道,“戒指都放桌上了。”

陆风依旧不说话,陆雨见他还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又拿出一个信封,打开给他看,里面放着的是程亦辰与卓兰的结婚证复印件。

陆风霎时瞪大了眼睛,夺过来仔仔细细地看,手指都颤抖了起来。

“他竟然……又骗了我!”陆风瞬时觉得身上的伤口又疼了起来,痛到难以自制,简直无法呼吸。

“你也别太难过,赶快振作起来才是。”陆雨见他这样也有些不忍心,又觉得对不起小辰,“婉婉可是一直在一旁照顾你,你可不要辜负人家,你要是结婚了,爸爸也就放心了。”


双程电影囚禁play脑洞11

“哥……”亦晨见程亦辰出来后面如死灰,不禁担心,“是不是他们说了什么让你难堪的话?大不了我去自首,你不要为我


受委屈。”

“没有,没事。”程亦辰望着这个从小最疼爱的弟弟,好不容易腿才好,又好不容易才和秦朗在一起,自己已经是不幸,不


能让弟弟也重蹈覆辙,至少,亦晨应该比他幸福。

“我已经和他们说了,以后再也不去见陆风了。”程亦辰说得平淡,亦晨他们倒是吃了一惊。

“哥……”亦晨一时无语,虽然他也希望哥哥能离开陆风,可是哥哥的强颜欢笑也让他心疼。

“亦辰,”这时卓兰说话了,“是不是,他们威胁你要赔偿金?没关系,我来出,你不必委屈自己。”

“没有,没有的事,是我想通了,其实早在五年前我就做了决定了,没事。”程亦辰对卓兰笑笑,对于卓兰,他一直有所亏


欠,这个从头到尾都是温柔贤淑的女子,自己当初逃婚都没有对自己发怒的善良女子,而后卓兰的丈夫又在文扬出生之前就


意外去世,他也更觉得愧疚,对他们母子也多为照顾,对文扬来说,他就是爸爸。

虽然没有结婚,但就像家人一样。

“亦辰,我,”卓兰突然像少女一样羞红了脸,嗫喏道,“文扬还小,我不希望他的童年不完整,如果可以,如果你不嫌弃


我,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程亦辰怔住,什么嫌弃,他有什么资格嫌弃卓兰,从头到尾卓兰都是最无辜的牺牲品。

也许和卓兰在一起会是最好的选择,陆风也有爱他的女子陪着他。

他上前握住卓兰的手,卓兰似受宠若惊,他微笑,“我怎么会嫌弃你,我,是我觉得配不上你,”他一顿,“卓兰,我们结


婚吧。”

----------------------------

陆风的伤并未伤及要害,且抢救及时,身体底子又好,没几天就醒了。

闻婉在病床边细心又有点笨拙地削苹果,再细细地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

抬头见陆风醒了,不禁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轻柔道,“陆风,你醒了啊,我去叫姐姐来。”

陆风睡了好几天,还有点迷糊,记忆最后像是自己替小辰挡了枪,而小辰惊慌失措的脸印在自己的脑子里,那样的表情,像


是真的还在乎他,那么紧张。

陆雨推门进来,见陆风真的醒了,笑了,“你可算醒了,也不枉婉婉照顾了你这么多天,还算你命大。”

什么婉婉?不是小辰吗?陆风脑子里还在迷糊,转头看见病床旁端着一盘苹果像献宝一样的可爱女孩,却不见小辰的踪影。

他脸色一僵,望向陆雨,“小辰呢?!”

“你还在想他啊,被爸爸知道你又要遭殃了。”陆雨回答,轻叹道,“小辰把你交给婉婉后就跟他弟弟回去了,还拜托说要


好好照顾你。”

“你胡说!小辰他,他不会这么对我!”陆风几乎要急红了眼,大手一挥,把婉婉捧着的果盘挥在地上,闻婉一脸惊恐。

“陆风,你发什么疯!”陆雨厉声道,“你把婉婉都吓坏了!他走了就是走了,我还需要骗你?还在这对我大呼小叫,你还


当我是姐姐吗?!”


双程电影囚禁play脑洞10

“婉婉,我弟弟就是从小被我爸和我宠坏了,才老想着要和你解除婚约,我替他向你道个歉,请你原谅。”陆雨在咖啡店里约了陆风之前的婚约者闻家的大小姐闻婉,知道她至今也尚未婚配,程亦辰既然已经结婚,何不再次撮合她和弟弟,也好让陆风重新振作,也希望他能和父亲的关系可以缓和。
闻婉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她内心其实也还爱着陆风,她低头望着面前的咖啡杯,小声说道,“没关系的姐姐,我都知道。”
她有些踌躇,良久才又问道,“姐姐,我还有机会吗?”
“这个自然,我会替你跟陆风说的,”这时陆雨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陆雨拿起手机,按下接听。
“什么?怎么会这样?好,我马上赶过来!”陆雨挂了电话,对着还一脸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闻婉说道,“陆风在韩国受伤了,我要马上赶过去。”
“那我也去,姐姐,通知伯父一起吧,说不定可以缓和一下父子关系啊。”闻婉一听内心也焦急,急忙脱口而出也要跟去的话。
“那好吧,我们一起去。”
一行人赶到医院,陆风还是没有醒来,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
陆风的父亲,一见到坐在病床旁的程亦辰便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怒喝道,“你给我滚出去!你害我儿子害得还不够吗!”
“爸,爸,你冷静点,当心血压。”陆雨拦住陆爸爸,给他顺顺气,“爸,你别这样,小辰还给弟弟献了血,人还很虚弱,有什么话好好说。”
被女儿拦着,陆爸爸才悻悻地罢了手,“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到了病房外,陆爸爸也不多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我首先感谢你,救了我儿子,但是我也希望你能离开他,自从我儿子遇到你,就什么都不听话了,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自然希望他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陆爸爸看到了程亦辰从袖口里露出来的绑痕及脖子上没遮住的吻痕,脸色一凛,“你也结婚了吧,那么是不是该检点一些。”
程亦辰把袖子拉紧些,遮住绑痕,没有说话。
“我的话言尽于此,你如果真的爱他,就该知道什么样的决定对他才是好的。”陆爸爸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里是一百万,你要是聪明的话就拿了钱走人,不然,就等我法院的传票吧。”
程亦辰身形一颤,却没有接过,陆雨见气氛有些僵,又开口道,“爸,让我和小辰说吧,您先进去看弟弟,婉婉也在呢。”
陆爸爸见他半天不肯接过银行卡,也有点烦了,他点点头,“好,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撂下这一句就走进了病房。
“唉……”陆雨叹了口气,这两人都是一样倔,彼此伤害却又不肯放弃。
“小辰,你结婚了吧,当年我弟弟死都不肯结婚,就是为了你,气得我爸爸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陆雨见程亦辰脸色又刷白了几分,却又不得不说,“我弟弟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却又受了重伤,闻婉是当年我弟弟的婚约者,虽是家族联姻但是她对陆风却是一片真心,我知道我弟弟对你做了什么,可是你的弟弟也把他打成了重伤,我们可以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只希望你可以成全他们。”
程亦辰望向病房,那个女孩确实人如其名,温婉娴静,美丽聪慧,确实是自己遥不可及的,还有亦晨,不能让亦晨下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就算自己已是满身疮痍,也不能让弟弟受到伤害,也希望陆风能结婚生子,这是他欠他的,早该在五年前事情就该这样发生,这样的感情原本就是错误,飞鸟与鱼本就不能在一起。
◦ 想到这里,心又是一痛,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他不要那笔钱,“姐姐,你说的我都明白,我都了解,我这就走,希望那个女孩子可以把他照顾好……”说完又深深地望了病房里的陆风一眼,见闻婉在细心地替他擦脸,眼里蛮是担忧与心疼,便心如刀绞,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