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囚鸟(厉景/周景),我真怕写出来被人打

周总在酒会上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男人,一个人坐在角落,品着酒,整齐的衣着,姣好的容貌,可总有一种难以亲近之感。

可是这样的冰山美人,最是能挑起施虐者的兴趣,越难得到的东西,就越想要得到。

正想上前搭讪时,就看到ESE的总裁厉睿从人群中走出来,径直走向那人,将他拉起来,朝他这里走来。

“周老板,你好,这是我们公司的艺人总监,封景。”厉睿拉着封景,向他介绍。

“幸会。”周总意味深长地笑了,伸出手来,封景也只好伸出手来握住,立时就被重重地捏了一下,封景反射性地缩回手。

真是可爱,周总勾起笑容,对厉睿说道,“厉总,你们公司还真是人才济济,封总监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艺人总监了,而你厉总,也是年轻有为啊。”

“您过奖了,我们只是做我们喜欢做的事而已。”

“厉总,我看你们公司潜力很不错,我出30个亿,投资你们10%的股份,在作为股票上市,你看如何?”

“那真是多谢周总了,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之后的几个月里,ESE的股票大涨,几乎所有希望成名的新人都想来ESE,俨然成为最大的经纪公司。

只是周总对那个冷傲的封景依旧念念不忘,他没想到,封景对于他这个股东竟然不闻不问,他的宴席居然一次都不参加。

于是他言辞恳切地提出,想请封景吃个饭,厉睿也劝他,你之前都不去,这次总要赏个脸,不然会觉得对周老板不够尊重。

“那你跟我一起去吧。”封景还是不情愿,不过要是厉睿陪他,他还是能感到一点安全感。

“不行啊,我今晚还有一个重要应酬,必须要去。”厉睿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不要那么紧张。”

封景低着头,手掌紧紧握住,最终还是妥协了。

------------------------------------------------

封景开着车,来到外滩18号的高级会所,周总已经在这里订了一个包间。

封景显得有些不安,坐在座位上也不看向周总。

周总看着封景的样子,笑道,“封总监,与人说话时应该要直视对方,这是基本礼貌吧,好不容易请你出来一趟,你看都不看我一眼,你觉得这样好吗?”

封景闻言抖了一下,他不喜欢周总,与他独处一室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他努力克制自己才没有夺门而出的冲动,他闷声回答,“不好意思,周总,我有点不舒服。”

周总冷笑一声,从酒瓶里倒了一杯酒出来,推到封景面前,“那我只是想请封总监喝杯酒,封总监不会这么不给我面子吧。”

说完,周总拿起他的一杯酒,一仰脖干了。

封景无法,也只能拿起他给自己的那杯酒,喝了下去。

“这才对嘛,若是封总监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我会很难过的。”

封景依旧不答话,却忽然感觉有点头晕,心惊,自己的酒量不会这么差,想撑着桌面站起来,怒视周总,“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周总双手交叉在胸前,目光深邃,“药效很快嘛。”

他起身走了过去,一把抱住封景,手从他的西装下摆探了进去,在他纤细的身躯上流连,沙哑的充满欲望的声音顿时响起,“封景,你知道吗,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很想要你了,光是想象着你冷漠孤傲的表情在我身下时,我就要硬了。”

封景听到这样无耻下流的话,心简直是跌入了万丈深渊,他死命咬破嘴唇,用这一丝隐约的痛感来保持自己清醒的神智,他拼尽全力挣开他,打破酒杯,捡起玻璃碎片,划破自己的手腕,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合着嘴唇上的血,竟凸显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妖媚。

封景保持着这个姿势,死死地盯着周总,一字一句道,“周总是要一个死了的美人,还是活着的忠臣。”

周总完全被封景的气势震慑住,愣了好一会,才要找干净的布给他包扎,送他去自己认识的私人医生那里包扎。

还没完全休息好,就挣扎着要离开,推开周总,脚步踉跄地走出去。


----------------------------------------------------------------

这是看了禁区那个mv以后的小脑洞,其实真的写得挺烂的,那个mv一看,心疼死封景了,虐死人了,哎。

评论(3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