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洋葱(厉睿X封景)厉景向,邪教!

封景,一个年仅17岁,就一炮走红的年轻演员,有一张英俊而又冷傲的脸,很少笑,可笑起来,天真而又邪气,宛如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一双流离不羁而又清澈冷冽的双瞳不知俘获了多少年轻少女的心,说是动人,纵然是无情亦是动人。

只是那样的封景,内心也并不是想永久地就这样走下去,娱乐圈从来不缺乏演员,好的剧本是越来越少,以至于他越发不想演戏,思索着有无另外的出路,他的经纪公司也告诉他,不要挑三拣四,刚入行的新人,就是需要听话,才不会被雪藏,毁了演艺道路。

可封景是一个内心无比骄傲的人,从来不会巧言令色,遵从自己的内心,看不上的剧本说不接就是不接,几次之后,经纪公司也不愿多劝他,毕竟,听话的演员很多,封景也乐得他们不来烦自己,一个人去酒吧小酌几杯,也是怡情。

要了一瓶香槟,一个人坐在吧台就着杯子,一口一口地喝着,独享着无人打扰的时光。

只是,总是天不遂人愿,酒吧里总有一些痞子流氓,看到孤身一人的小美人总要来调戏两句。

“哟,小美人怎么一个人在喝闷酒呀?我们那有一群人呢,过来陪我们哥几个喝两杯!”说着手也不规矩地搭上封景的肩膀。

“滚开。”封景拨开了搭在他肩上的手,又灌了一口酒。

身后的男子见到封景的拒绝也有点惊讶,这人又美又难泡,我喜欢。又仔细瞧了瞧,脸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过了一会,想起来,“哟,这不是封景嘛!”

封景一言不发,继续喝酒,根本不想理这人。

男子似乎也不介意封景的不理人,自顾自地拿出手机,放到封景的面前,手又搭上了封景的肩膀,调笑道,“来,笑一个。”随后也不管封景是否愿意,就按下了快门。

“你怎么都不笑,这么大牌?”男子翻着手机,“长得倒是真不错。”

封景缓缓站起身,轻轻抹了抹嘴唇,转过身去,用一双清冷又狭长的眼睛看着那男人,低声道,“删掉。”

男人被封景说得也来了脾气,语气不屑道,“你这是什么口气?你不就是个戏子吗?装什么高贵,背地里还不知道有多脏呢!”

说完,男子身后的一群狐朋狗友也表情暧昧地笑起来。

封景听完也没辩白,只是走到前头的台球桌前,抓起一只台球捏在手心里,快步走到那男人跟前,那男人还没弄清楚什么事,头上便挨了重重地一下,立时见血。

男人挨了一下后,愣了几秒,便回过神来要抢封景手上的球,两人立时扭打在一起,男人一边打还一边骂,“妈的,老子给你面子你居然不要,居然敢打老子!看我今天不废了你!”

封景一向冷静,今日也许是酒壮人胆,又也许是此人出言侮辱他,让他也不管不顾后果,只想撕烂眼前这该死的男人的嘴。

厉睿在酒吧的另一边,与朋友小聚,忽闻吧台那里人声躁动,充斥着各种叫骂声,还有椅子翻落的声响,让他赶紧送走了朋友,自己过去瞧瞧。

厉睿穿过人墙,见果然是一群人在打架,似乎是一群人在打一个年轻男子,对方为首的男人,头上流着血,还在破口大骂,“今天老子非让你的脸见不了人不可!”

封景虽然勇猛,却也敌不过对方人多势众,被对方狠踹一脚后,重心不稳,就要向后倒去。

厉睿见状赶忙上前抱住了他,一手扶住他的腰,防止他摔倒,封景的身形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给人以强大的安全感,封景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抱着他的男人,坚毅的轮廓,眼神幽暗而深沉,胸膛结实而温暖,封景竟一时忘了言语,甚至忘了叫他放手。

厉睿也看向在他怀里的年轻男子,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居然在酒吧里打群架,不过的确是个美少年,眼睛明亮清澈,额前湿润的刘海,微微挡住了他的眼神,可更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厉睿放开了怀中的男子,毕竟,要先解决眼前这些人,厉睿打起架来也是毫不含糊。

封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拿起桌子上的酒杯,轻轻抿一口,眼神就没离开过厉睿,看他一拳一脚地揍得那些流氓跪地求饶,他亦是不含糊上去补两脚。

最后当然是厉睿和封景的胜利,厉睿拉着封景离开酒吧,到一空旷平台处,吹吹夜风。

封景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手里拿着一罐啤酒,夜风微凉,吹起他的头发,他轻轻把碎发拢到耳后,厉睿因为这个动作,看到了他脸上的伤,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印着小熊的创可贴递给他。

封景接过创可贴,看着上面的图案,心想着男人怎么口袋里放这么少女的创可贴啊,这贴脸上多丢人啊。

厉睿见他迟迟不动作,还以为是不会用,从他手上拿回创可贴,撕开封条,就这么直接贴在了封景的脸上。

厉睿心里偷笑了一下,这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就跟倔强的小野猫一样,“你叫什么名字?”

“封景。”

“我叫厉睿,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打造新的娱乐圈法则?”

“那是什么?”封景想着,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全凭自己的实力,艺术与商业完美结合的娱乐帝国。”

封景白了他一眼,心想,这人长得是不错,可惜脑子是真有病。

忽的,他捏住自己的下巴,又拿来了一张同样可爱的小熊创可贴,在自己的脸上,贴了一道交叉。

厉睿看着他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小熊创可贴与你很配。”

封景又是白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只是心里,不知为何,却有一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