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双程电影囚禁play脑洞10

“婉婉,我弟弟就是从小被我爸和我宠坏了,才老想着要和你解除婚约,我替他向你道个歉,请你原谅。”陆雨在咖啡店里约了陆风之前的婚约者闻家的大小姐闻婉,知道她至今也尚未婚配,程亦辰既然已经结婚,何不再次撮合她和弟弟,也好让陆风重新振作,也希望他能和父亲的关系可以缓和。
闻婉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她内心其实也还爱着陆风,她低头望着面前的咖啡杯,小声说道,“没关系的姐姐,我都知道。”
她有些踌躇,良久才又问道,“姐姐,我还有机会吗?”
“这个自然,我会替你跟陆风说的,”这时陆雨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陆雨拿起手机,按下接听。
“什么?怎么会这样?好,我马上赶过来!”陆雨挂了电话,对着还一脸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闻婉说道,“陆风在韩国受伤了,我要马上赶过去。”
“那我也去,姐姐,通知伯父一起吧,说不定可以缓和一下父子关系啊。”闻婉一听内心也焦急,急忙脱口而出也要跟去的话。
“那好吧,我们一起去。”
一行人赶到医院,陆风还是没有醒来,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
陆风的父亲,一见到坐在病床旁的程亦辰便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怒喝道,“你给我滚出去!你害我儿子害得还不够吗!”
“爸,爸,你冷静点,当心血压。”陆雨拦住陆爸爸,给他顺顺气,“爸,你别这样,小辰还给弟弟献了血,人还很虚弱,有什么话好好说。”
被女儿拦着,陆爸爸才悻悻地罢了手,“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到了病房外,陆爸爸也不多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我首先感谢你,救了我儿子,但是我也希望你能离开他,自从我儿子遇到你,就什么都不听话了,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自然希望他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陆爸爸看到了程亦辰从袖口里露出来的绑痕及脖子上没遮住的吻痕,脸色一凛,“你也结婚了吧,那么是不是该检点一些。”
程亦辰把袖子拉紧些,遮住绑痕,没有说话。
“我的话言尽于此,你如果真的爱他,就该知道什么样的决定对他才是好的。”陆爸爸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里是一百万,你要是聪明的话就拿了钱走人,不然,就等我法院的传票吧。”
程亦辰身形一颤,却没有接过,陆雨见气氛有些僵,又开口道,“爸,让我和小辰说吧,您先进去看弟弟,婉婉也在呢。”
陆爸爸见他半天不肯接过银行卡,也有点烦了,他点点头,“好,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撂下这一句就走进了病房。
“唉……”陆雨叹了口气,这两人都是一样倔,彼此伤害却又不肯放弃。
“小辰,你结婚了吧,当年我弟弟死都不肯结婚,就是为了你,气得我爸爸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陆雨见程亦辰脸色又刷白了几分,却又不得不说,“我弟弟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却又受了重伤,闻婉是当年我弟弟的婚约者,虽是家族联姻但是她对陆风却是一片真心,我知道我弟弟对你做了什么,可是你的弟弟也把他打成了重伤,我们可以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只希望你可以成全他们。”
程亦辰望向病房,那个女孩确实人如其名,温婉娴静,美丽聪慧,确实是自己遥不可及的,还有亦晨,不能让亦晨下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就算自己已是满身疮痍,也不能让弟弟受到伤害,也希望陆风能结婚生子,这是他欠他的,早该在五年前事情就该这样发生,这样的感情原本就是错误,飞鸟与鱼本就不能在一起。
◦ 想到这里,心又是一痛,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他不要那笔钱,“姐姐,你说的我都明白,我都了解,我这就走,希望那个女孩子可以把他照顾好……”说完又深深地望了病房里的陆风一眼,见闻婉在细心地替他擦脸,眼里蛮是担忧与心疼,便心如刀绞,转身离开。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