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双程电影囚禁play7,这次不开车

这次不开车了,天天开好累啊


另一方面,程亦晨那里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哥哥一天没消息,他就无法安心。

卓兰调用了自己家的关系,查到陆风已改了名,在韩国定居,以及创元公司打压同类公司,逼得人公司老总跳楼的各种新闻,程亦辰落到了他手里,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卓兰把这些信息告诉了程亦晨他们,立即带他们飞往韩国,要救程亦辰出来。

-------------------------------------------------

之后的几天,陆风折磨程亦辰也是变本加厉,如果他不肯吃饭,就硬逼他吃,除了基本的生理需求,基本就是把他压在床上,他身上已经满是青青紫紫的吻痕与掐痕,虽然凄惨却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

他的小辰虽然表情是痛苦,但是身体对他的触摸却并不排斥,所以陆风的心里坚持,他的小辰对他还有爱,只要有这一丁点的希望就不会放他走。

每日每夜都在别墅里度过,而陆风每次都要把他弄到精疲力尽,昏迷不醒才罢休,这样的行为,心理的压力,无法发泄的情绪让程亦辰越来越瘦,越来越虚弱。

陆风也发现了程亦辰的身体变化,也觉得一直把他关在别墅里也不好,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就把他带去自己的游艇上吹海风。

陆风也很久没有出来吹风,跟程亦辰一起他觉得心情还不错,只是另一个主人公靠在一边的扶手上沉沉睡着,自己的好心情似乎影响不了他。

和自己在一起居然还在睡,不知道他梦里有没有自己,还是在想卓兰呢?

想到这里,陆风的心情又阴郁了不少,就像一根刺扎在自己心上,容不得他存在,如果他不肯见,不肯想自己,那就提醒他只能想着自己。

他慢慢走上前,一把拎起程亦辰的衣领,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压在一边的桌子上。

程亦辰在睡梦里梦见陆风和他曾经的美好过往,自己伤心难过之时会安慰自己,不会强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会把他当珍宝一样,温柔且小心地呵护,轻轻柔柔地吻他,让他有被爱着的感觉,温柔得想哭。

突然领子一紧,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压在桌上,他挣扎地力气对陆风来说根本不值一提,陆风扯下他的衣领,露出大片的脖颈,上面布满了红红紫紫的吻痕,有些已经淡了,他制住他的挣扎,低下头就对着已经淡下的吻痕啃咬,留下一个齿痕。

程亦辰疼得大声惨叫,拼命挣扎不可得,这叫声让陆风忍不住想更加折磨他,欺负得更狠些,于是往另一边更狠地咬下去,叫声更加惨烈,陆风的欲望再一次被挑起,程亦辰的挣扎让他更控制不住自己,这样的感觉食髓知味,他亦不想忍耐,另一手开始扯程亦辰的浴袍下摆,俨然就要在这里上了他。

程亦辰感觉自己的浴袍下摆被扯,陆风又在自己腿上揉捏,疼得他几乎要掉下泪来,他无意见瞥见桌上果盘里的水果刀,挣扎着抓住,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不顾一切地就往身后刺去。

陆风的手臂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只能放开了他,程亦辰颤抖着握着刀子,对着陆风。

陆风似乎也没想到程亦辰还会有这一出,在被平时乖巧柔顺的兔子咬了一口的同时边靠近他,无所谓地握住他拿着刀发颤的手,边指着自己的左边胸膛怒道,“来啊,往这扎,像五年前那样扎进去,扎呀!”

程亦辰表情充满着难以言喻地痛苦绝望,他觉得自己好累,不想再与陆风纠缠了,言辞恳切道,“陆风,你放我走吧,我们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陆风轻轻重复着他的话,一瞬间扭曲了表情,程亦辰手腕一痛,水果刀就掉落在地上,“你说结束就结束啊!”陆风的话语虽然说得愤恨,但是细听就能感觉他字里行间里那丝黯然的悲伤及受伤的苦涩。

程亦辰忽然觉得心里一痛,明明他们一直在互相伤害,在一起也是彼此折磨,为何陆风就不放弃,只是一句话而已,放他走,大家都能脱离这孽爱的泥沼,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评论(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