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双程电影囚禁play3脑洞,此次很短很短

程亦辰迷迷糊糊地醒来,自己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浑身一丝不挂,腰被紧紧圈住,背靠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之上。

压在身下的手臂像是要被压断了,又酸又麻,用力把圈住自己的手挪开,慢慢爬下床。

抓着床沿一点一点把自己撑起来,双腿酸麻无力,可还是强撑着站起来,自己的衣服不知道被他丢到了哪里,行李也不知道


放了哪,总之还是先去浴室找一下。

扶着墙慢慢挪到浴室,在镜子里看着自己,嘴角的血迹,脖子上的吻痕都在提醒着他刚才是度过了怎样的一段荒唐的事情。

无意中瞥见手上的戒指,却更加觉得羞耻。

他拼命想把戒指拿下来,可不知为何就是拿不下来,用肥皂水做润滑,依旧还是取不下来,来来回回试了几次,连手指都发


红了,还是不行。

“你在干什么?”身后冷不防的声音让他吓了一大跳,回头就看见陆风穿着紫红色的睡袍,斜靠在门框上,冷冷地看着他。

他放下了手上的动作,亦是不愿再看到他,避开陆风的目光,“我衣服呢?把衣服还给我,我要立刻回国。”

陆风闻言也不回话,从浴室里拿了一件白色的睡袍,给他披上,接着就直接将他拉走。

程亦辰只能脚步踉跄,被他硬拖着走,又回到了卧室。

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陆风一下子抛到床上,一阵眩晕,接着就被狠狠地掐住下颚,感觉下颚骨都快被捏碎。

陆风的嗓音低沉却又充满危险,压在他的身上,凑近他的脸,“这五年以来,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我从没想过,我会想一


个人想了五年,却只为了恨他。”

程亦辰被掐住下颚不能说话,胸廓剧烈起伏,眼神却毫无畏惧。

“这五年有多少天,多少小时,多少分钟,你以为,就这么一个晚上,你就能抚平我的怒气吗?”说罢,陆风强硬地吻上他


的唇,一手滑进睡袍,在胸膛之上揉捏。

程亦辰奋力挣扎,用尽全力推开他,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陆风被打得偏过脸去,阴沉沉地看了他半晌,忽然又是一记耳光打在程亦辰的脸上,力道之大,让他直接被打倒在床上。

嘴角都被打出血来,接着脖子被掐住,陆风的唇又吻了上来,撬开他的唇齿,满嘴都是铁锈般的腥甜滋味。

身上被重重地揉捏,几乎都要被掐出血来,让他忍不住哀叫出声。

“痛吗?”陆风舔上他的耳垂,将它含在嘴里,在他耳边轻轻呢喃,感受他肩膀的轻微颤抖,“可这些比不上我这五年来的


一星半点,这五年,我是怎么活过来的,现在,我要让你好好感受到。”


评论(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