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双程电影囚禁play脑洞,自我娱乐

自我娱乐的作品,因为电影不够看啊,囚禁play,每日必刷~~


“来者是客,起码干了这杯酒。”陆风转着酒杯,并不理会程亦辰要离开的要求,只是自顾自地说着。

程亦辰无语,陆风还是和从前一样不顾及他的感受,注视着眼前的红酒杯,暗紫色的液体在灯光下闪耀着迷样的光泽,他略微迟疑了一下,又问道,“是不是我干了这杯酒,你就让我走?”

陆风闻言勾唇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将空杯子放在桌子上,示意程亦辰,接着就闭眼靠在沙发上,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程亦辰见陆风喝了酒,似乎也并不是很想看到自己,他也并不想面对陆风,早在五年前就与他一刀两断了。

陆风如今的要求也只不过让他喝一杯酒,喝完立刻就走。

于是他也端起酒杯,快速喝下,陆风一直眼睛微闭,靠在沙发上,也不说话,程亦辰也不想知道陆风的想法,只是想快点离开,趁陆风还没反悔之前。

他将酒杯放下,起身,可还没走几步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双腿发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陆风此时冷眼看着他无力地靠在沙发上,想站起却无能为力。

他伸手掐住他的下颚,此时他的眼中已有了一丝情欲的光芒,这药还真是有效,卖家说,见效快,效果佳,无论多么禁欲的人,都无法挡住这药的效果,为了这一刻,他花费了无数心力,蛰伏了五年,他陆风忍了整整五年,无时无刻不在想他,他又岂能让他轻易地跑掉,于是下了整整五倍的剂量,果然是效果极佳。

陆风不理会他的眼神,手却从下颚缓慢下移,轻捻慢挑,解开两粒衬衫的扣子,想内里探去,感受想了五年的触感。

程亦辰因为药力的关系以及陆风的抚触,脸颊泛红,浑身颤抖,虽然脑子里抗拒,可不能否认,在被陆风触摸时,竟有一种令人迷醉的快感,忍不住想要更多。

他尽全力对抗药力,徒劳地抓着沙发,想远离陆风,不敢置信陆风会对他下药,“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陆风凑近他,手上动作不因他的抗拒而停止,将他的衬衫扯得更开,声音低沉沙哑却又魅惑,“你说呢?”

“陆风……!!”他神情痛苦绝望,不敢相信陆风竟然如此对他,陆风已经不是原来的陆风,一定是疯了。

陆风拿起他喝剩下的一点点酒,顺着他的颈部线条倒下去,程亦辰瞬间脸色一变,本就紧绷的身体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撩拨,充满欲望的喘息声瞬间大了起来。

陆风眼见他没有了抵抗能力,手顺势滑了进去,将酒液抹得更开,揉捏着他的胸膛,胸前的茱萸早就挺立了起来,急需爱抚。

程亦辰此时理智已经慢慢消失,只剩情欲在燃烧,只想有人能爱抚他,纾解他的欲望,所以他不顾一切地凑上前去,勾住陆风的脖子,两人的唇几乎要碰在了一起。

可陆风却停了下来,语气无不充满着嘲讽与报复的快意,“可惜啊,你有意,我却对你完全没了兴趣。”并将手从他的胸膛抽了回来。

程亦辰受不了这样突然的落差,只觉得浑身发冷,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抱住陆风的大腿,无意识地蹭着,只听着他说,“无论贫穷富有,你都不会离开我,现在想想,是不是觉得很可笑啊。”

程亦辰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听不清陆风的话,只想让陆风能抱他,眼神充满着如小鹿般的乞求。

陆风从身后拿出一副手铐,将他的手拨开,拷在茶几上,接着站起身来,程亦辰感觉陆风要走,想拉住他,却被无情地推开,陆风好心提醒他,“那上面有台摄像头,希望不要拍到你太多的丑态。”


评论(1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