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囚鸟14加长版,(厉景/周景)

“咚咚咚”秦楚轻轻敲了敲封景办公室的门,小心翼翼道,“封总监,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封景一边摇晃着红酒杯,一边回道。

“封总监,这是我的工作计划,您看一下,有很多事情,我还要跟您学习。”秦楚微笑,将工作计划表放在封景面前。

“这些你不必让我看,有事去找Amanda,她都知道。”

“不是的,封总,我马上要成为ESE的副总了,不过我还有很多事不懂,当然要向您学习了,毕竟您跟着厉睿最久啊。”秦楚


依旧笑得甜,说着一句句能撕裂封景心的话。

“你说什么?”封景不敢相信厉睿会做到这一步,ESE一直以来都没有副总,秦楚的出现一下子就把副总给了她,这说明,厉


睿对她的信任,对她的感情几乎要超过自己。

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封景只感到一股怨气堵在胸口,一定要发泄出来,如果得不到厉睿给他的答复,他一定会气吐血的。

封景快步走出办公室,极力压抑自己的怒气,没发现秦楚在身后露出微笑。

“你要秦楚做副总,还要把我的工作都交给她吗?”封景一手撑在厉睿的办公桌上,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

“这是董事会的决定,秦楚在韩国演艺公司工作过,对公司发展有利。”厉睿理所当然地回答他。

“如果是董事会的决定我没有意见,可是,她为什么要来接手我的工作,这也是董事会的决定吗?”

“我只是让她熟悉业务,并没有要她取代你。”

“那你是信我,还是信那个秦楚?你是要我,还是要她?”封景对厉睿给他的回答并不满意,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让他心烦


意乱,干脆直接挑明了问,不再绕圈子。

“封景,我都不知道你现在怎么这么爱耍小性子,你跟她又没有可比性,你在这跟我闹什么?”厉睿揉了揉眉心,“我看你


真是累了,你还是休息几天,清醒清醒再来上班,工作交接给Amanda,你回去吧。”说完,翻开旁边的文件合同开始查阅,


也不跟封景再说第二句话。

“……”封景慢慢把身子直起来,静静看了他半晌,厉睿这是厌烦他了吗,厉睿对女人一向兴趣寡淡,这秦楚是有多大的魅


力,才能让他动心?

万念俱灰是何种滋味,他总算是尝到了,冷得人锥心刺骨,他脚步蹒跚地走到门口,手握在门把上,想听厉睿还会不会叫住


他,几分钟后,身后依然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他亦不再留恋,大步地迈了出去。

封景心情郁闷到极点,直接出了公司就去酒吧喝酒。

烈酒一杯接着一杯往喉咙里灌,每一口都是烧灼般地痛,却痛得很舒服。

想醉死过去,反而更加清醒。

“你怎么又在喝啊!”周扬来酒吧见朋友,没想到又看到封景一个人在喝闷酒,比上次好些,没有让小姐陪酒。

“怎么又是你啊,你老跟着我做什么。”封景一看又是周扬,心情更是糟糕。

“你整天这么喝,会把身体喝坏的,回家去吧。”周扬见他又要拿起杯子,把酒杯夺了过去。

“我回去做什么,厉睿都有了别的女人……”封景语气有了一丝愤恨,想到自己的牺牲,想到那10%的股权,封景恨不得把酒杯都捏碎,“我不回去,要不然你今晚就陪我,要不然就别跟我废话。”

周扬无语,这样的封景着实让他心疼,“那我陪你一起喝吧。”

-----------------------------------------------

Lisa把今天早上看到封景从周扬车里出来的事告诉了厉睿,还加了句,感觉他们关系挺好,还能继续做朋友的样子。

厉睿的脸色是越听越黑,“那封景人呢?”

“下班时间一到,封总监就走了。”Lisa如实回答,的确是到点就走。

“好,我知道了。”

厉睿驱车到封景家的门口,他有封景家里的备用钥匙,所以也不需要他叫门。

开了门进去,屋里一片漆黑,一个人都没有。

厉睿坐在沙发上,也不开灯,就想等着封景回来。

--------------------------------------------------

封景和周扬在酒吧里喝了一夜的酒,时间拉长根本喝不醉。

封景也想着要回去了,在家里睡一天,不去想厉睿的事了。

周扬照例很体贴地送他,还告诉他,如果下次有机会,还可以在一起喝酒谈心。

封景上了楼,拿钥匙开门,屋里窗帘都拉着,虽说是早上可屋里光线还是很暗。

他打开灯,就看到厉睿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见他回来了,朝他看了一眼,冷冷开口,“你回来了。”

厉睿不是跟秦楚在一起了吗,他来这里做什么?是要跟我谈分手吗?

封景在脑子里想了很多种可能,最后还是问道,“你来干嘛不开灯,想吓死我吗?”

“你这一个晚上,去哪里了?”厉睿没有理会封景的问话,而是直接问他的行踪。

都要跟我分手了还来管我去哪?封景听到这话就有气,语气也不佳,“与你无关。”

没想到这句话让厉睿一下子就暴怒地站起来,冲到封景面前,就要扯他的衣服扣子,“与我无关?你昨晚是不是和周扬在一起?!你现在已经自甘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

封景还没反应过来,西装外套的扣子已经被扯开,里头衬衫扣子也被撤掉两粒,露出锁骨,以及之前周扬留在锁骨下及胸膛上的吻痕。

封景用手遮住,无法解释,那是自己要求的纵容,可不想让他看见。

厉睿拉开了封景挡在自己胸膛的手臂,封景侧过头,咬下唇,不解释不想看。

“为什么不看着我?”厉睿语气平和,“你连解释都不想和我解释吗?”

痛楚从胸前突然传来,回眸的瞬间,却看见他正埋在胸口对着那些曾经痕迹用力的,发狠的吻。  

“厉睿...”另一只手推上他肩头,封景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  

“你要推开我吗?”他忽然抬起头,对着封景的眼,那是他读不懂的东西,“他碰过的地方我不能碰,对吗?”  

他的手在纤细的身体上下游走,封景忽然觉得耻辱,厉睿,你这是什么意思?  

用力推开他,缩着身体想逃开。可是腰却被他牢牢禁锢,“真的这样不情愿吗?”手指一下探了进来,没有怜惜,没有温柔,只有痛!那种无法言语的痛瞬间传遍全身,细密的汗从额上冒出,不是因为室内的热,而是因为心里的冷......  

死死咬住下唇,不想解释,也没有什么好解释,厉睿会在乎吗?  

下巴被他捏住,与他对视,但却垂下目光不去看他。  

“封景,为什么?”    

为什么?  

他居然问为什么?!  

多么的讽刺?!  

他与秦楚在一起的时候可有想过他的感受?!

 “没有为什么。”封景听见自己的声音钻入耳际,带着一丝哀怨,一丝挣扎。  

“没有...为什么...是吗...”听到厉睿沉重的呼吸在耳边回旋,好像是叹息,又好像是惋惜,好象是...自嘲的悲哀....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