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囚鸟13 ,(厉景/周景),快一个月没更了

封景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醒来,还有点宿醉头疼,只记得昨日在夜店里喝了很多酒,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完全没有印象了。

可这怀抱温暖宽厚,让他不由得想更靠近些,是厉睿吗,他还在乎自己。

周围的布景不像是自己的家,也不像是厉睿的家,像是酒店套房。

他动了动,想起来,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沙哑低沉的声音,“你醒了?”

封景徒然一惊,猛地转过头去,只见周扬的满脸含笑地看着他。

“你……我怎么会在这?”封景往后退了两步,离他远一点。

“这个啊,昨天你在夜店买醉,我替你付了帐,本想送你回家的,可是你不肯,我就只好带你来这儿了。”周扬面不改色地


回答,仿佛理所当然。

封景下意识地去找手机,翻通话记录,厉睿却是一通电话都没有打给他,真的是沉醉在温柔乡里了。

“我衣服呢?”

周扬有些吃惊封景怎么没问他对自己做了什么,也不吵不闹,语气平静地问他衣服在哪。

“你的衣服吐脏了,我让酒店服务员拿去洗了,先穿我的回去吧。”

令他吃惊的是,封景并未拒绝反而套上了,还对他说了句谢谢。

周扬受宠若惊,又冲动地说道,“我送你去ESE?”

“好啊。”封景还是没有拒绝。

于是周扬开着他的蓝色保时捷,送封景去ESE,虽然一路无话,但是周扬还是心情很好,毕竟封景没有拒绝他,看来关系是可


以有所缓和。

Lisa看到封景从一辆蓝色保时捷里出来,还在想,这不是厉总的车啊,后面就看到周扬把车窗玻璃摇下来,跟封景说话,还


笑得很开心。

这怎么回事,感觉不对啊,Lisa偷偷地走近一些,想听他们说什么。

“封总,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单独出来聊聊吗?”

“看我心情。”

“哈哈,有趣,那下次有机会再聊吧,拜~”周扬说完,开着车离开了,Lisa也快步进公司,假装不知道的样子。

另一方面,秦楚在给厉睿大献殷勤,天天腻在他的办公室里,还把端茶倒水的活全包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秦楚对厉睿有好


感。

封景拿着下半年艺人安排工作计划来给厉睿过目的时候,就看到秦楚再给厉睿按肩膀,丝毫不避讳,看到封景才有一丝小羞


怯,小声对厉睿说道,“那我先走了。”看了看封景,再快步退出去。

“这是下半年的工作计划,你过目一下吧,签了名我就可以去执行了。”封景把计划表放桌子上,语气尽量平和。

“你……”厉睿听出来封景好像不太高兴,想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却看见他身上穿的西装与上次他见周扬时,周扬身上穿


得一模一样,而且明显有些大,他回想起他昨天晚上的确是在陪秦楚,也没有问封景去做了什么。

他脸色一变,问询地话脱口而出,“你昨晚去哪里了?是回家了吗?”

封景听他这么问火气一下上来,昨天跟秦楚待了一晚上,一通电话都没打给过他,现在居然好意思来质问他。

“我昨晚去了哪与你无关。”

“你这是什么话,我是在关心你。”

“关心我?你要是真的关心我昨晚你就该来找我,你连一个电话都没打给过我,现在居然好意思来问我昨晚去了哪,那你呢


,昨晚是不是与秦小姐共度良宵了。”

“我没有,封景,你不要乱说话,这关系到人家秦楚的名誉。”厉睿脸板了下来,似乎很不高兴他这么说。

名誉?他竟然跟他说名誉,而且还是为了秦楚,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他不快,“好,既然如此你就娶了她吧,反正她也和你单


独待了一晚上,你为了她的名誉就该娶了她。”

“你……你怎么现在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厉睿总不能说是因为光盘的事要感谢秦楚才陪了她,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是,厉总,你觉得我不可理喻,你大可把我开除,让秦楚来顶替我。”封景拿回计划表,扭头就走,他希望厉睿能叫住他


,能安慰他,却是一个字都没有,他心里更是郁闷,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