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狐媚5,周景生子,有雷慎入。

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后,生活更是蜜里调油,浓得化不开。

蜀山之上,清微快气炸了,这周逸凡竟然真的不回来了。

“常纭。”清微唤来常纭,“马上又要到弟子下山历练的时候了,你带着你的师妹静璇下山,顺便找一找逸凡,如果能劝他回来那正好。”

“是,师父。”

----------------------------------

最近这几天,封景的胃口都不怎么好,还常常嗜睡,经常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平时喜欢吃的东西也吃不下了,还时常呕吐。

这天,周逸凡刚做了一锅烧鸡,还没吃一口,就先跑去吐了。

周逸凡很是担心,拿起一杯水给他漱口,一边给他拍背顺气,“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找个大夫来给你看看吧。”

封景摇摇头,好不容易止住吐,接过茶杯小嘬一口,回答道,“我没事,不用请大夫。”

“你都吐成这样,不看大夫怎么行啊。”周逸凡皱着眉头说道。

“我说了没事嘛,我睡睡就好了。”封景说完,又爬回床上睡了。

“好好好,不请不请,你休息吧。”周逸凡哄着,把他当小孩子似地纵容,待他睡着了,还是去镇上的百草堂请了大夫回来。

百草堂是镇上的中医世家,出了好几代御医,论医术来说,定是百草堂最佳,百草堂的当家白大夫,是周逸凡的好友,曾经上山采药时遇到妖怪,恰巧被周逸凡救了,从此两人结为莫逆。

白大夫听闻弟妹病了,自然紧张,赶紧丢下手头事跟着周逸凡去。

白大夫上前号脉,他知道封景是男人,但不知是妖,也不奇怪,眉头轻皱,似乎有难言之隐。

“他怎么样?有没有事?”周逸凡在旁边看着白大夫的表情紧张不已。

“嗯……非常奇怪,这脉象像是滑脉,但又不敢确定,一个男人怎么会有怀孕之象。”

“怀孕?!”周逸凡大吃一惊,不过仔细想想,封景是妖,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之前还一直问他要不要孩子,最近还时常呕吐,与怀孕前期无二。

“那,该怎么办,会不会有危险啊?”周逸凡还是想着会不会对封景有危险,常言道,女人生孩子等于一只脚踏进棺材,男人生孩子岂不更加凶险。

“嗯……先安胎吧,我先开些安胎药。”

虽说是安胎,可白大夫只给女人安过胎,只能照着女人的安胎的方子抓药,当归、川芎、白芍、黄芪、厚朴、羌活、菟丝子、川贝母、枳壳、荆芥穗、生姜、甘草和艾叶,煎成一锅。

封景睡了一觉醒过来,闻到一股药味,吐意又涌了上来,周逸凡端着煎好的药进门,看到封景已经醒了,赶紧上前扶住他,小心地组织着语言,“小狐狸啊,你,你是不是,额……是不是有了?”

封景看着他舌头都快打结了,有些好笑,心里却有小小的喜悦,“我真有了啊?”

“是啊,刚刚我让大夫来号过脉了,”周逸凡把药端来,小心地吹凉,“把安胎药先喝了,大夫说男人生孩子比女人凶险呢,我说过,我不在乎孩子的。”

“但是有孩子你会比较高兴吧。”封景眼睛垂了下来,望向自己还没变大的小腹,“我们的孩子一定很可爱。”

“是啊,一定很可爱。”周逸凡拿起汤匙喂药,只喂了一口,封景整张脸都皱到了一块儿,“这什么啊,这么苦!”

“很苦啊,没办法,良药苦口嘛,你乖一点,喝掉。”周逸凡哄道。

“我不,你给我加点蜂蜜或者红糖进去,不然我不喝,太难喝了。”

“好好好,我去给你拿,”周逸凡拿他没办法,在厨房找了罐蜂蜜,舀了两大勺混进药里,搅拌均匀,再喂给封景。

“这样才好喝一点,虽然还是苦。”封景捏着鼻子,皱着眉把药喝完,又问道,“周逸凡,你说,我们的孩子会长什么样?”

周逸凡仔细想了想,忽然一笑,“如果能长出狐狸耳朵和尾巴,那就真的太可爱了。”

“那不就人人都知道他是狐妖了嘛,还是人形最好,长得像我,像你可就悲剧了。”

“我哪里不好了?长得像我也是帅的啊。”周逸凡有些不服了。

“你啊,也就我要你,不然谁要啊,除非那人瞎了。”

“好啊,那我以后就叫你瞎眼狐狸。”

“你才瞎呢!”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