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狐媚3,周景生子文,有雷慎入

“逆徒!”清微听了周逸凡要离开蜀山差点没吐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中邪了吗?!”

“师父,我对修仙其实没有太大兴趣,你就让我下山吧。”周逸凡面对清微的怒气面不改色,依旧要求下山。

“山下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你?可以让你放下修仙!”

“好了好了,师兄你别那么生气。”师叔苍古劝说道,“逸凡的确是可塑之才,要不然这样,先让他下山就当历练,先不要除名,到时候要回来也随时可以回来。”

清微顺了气,也没刚开始这么气了,仔细想想,苍古的话也不无道理,之前就听守门弟子说,周逸凡三天两头就往山下跑,不知被什么给迷住了,先不要打草惊蛇,慢慢拉回来才是正理。

周逸凡就这么下山了,感觉浑身轻松,可以自由自在,不用上早课,不用早起,不用遵守那些戒律,想喝酒就喝酒,想开荤就开荤,人生实在太美好了。

两人的生活还算轻松,一直相敬如宾,妖气被掩盖,封景也一直没有被蜀山弟子发现过。

封景亦想修炼,曾经有典籍记载,妖能通过修炼蜕变成魔,魔掌握空间法术,可自由来往六界,拥有强大力量,这是所有妖所向往的。

封景其实很随性,他对于妖魔之主的位子也没什么兴趣,六界之中,唯人有情,要是周逸凡真能有心待他,那也很好。

不过有件事,让他觉得,有可能自己真的要想想该如何维系这段感情了。

那是一个午后,他们无事就出门逛逛,遇见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个孩子,孩子长得很可爱,浓眉大眼,小脸红扑扑,就像个财神娃娃一样。

周逸凡忍不住去逗弄,一边还赞叹道,“好可爱啊,几岁了?”

年轻夫妇见到孩子被陌生人赞赏自然十分骄傲,回答道,“一岁多了,很可爱是不是?”

“嗯。”周逸凡应道,“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夫妻看到了站在周逸凡身边的封景,裹着雪白的披风,只露出一小撮的刘海,看上去身材修长纤细,而那张脸是叫人惊艳的清绝之美,笑答,“这位是你的夫人吗?长得真漂亮,让她给你生一个吧。”

周逸凡神情尴尬,打哈哈地拉着封景就走,还生怕封景生气,小心地赔罪,“小狐狸,我没这个意思,你不要乱想啊。”

“我有想什么呀,没有。”封景嘴上说着不在意,可周逸凡还是觉得他在生气,以后再也不去逗孩子了。

封景知道周逸凡疼他,放弃修仙,放弃掌门,放弃能有孩子承欢膝下的机会,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他能过多久,周逸凡多久会腻了。

相传在苗疆,有一仙人洞,那里住着一蛇妖,精通岐黄和丹药之术,或许她能知道如何让男子怀孕。

于是封景瞒着周逸凡,运用空间法术,很快就到了仙人洞。

仙人洞名字像是住着仙人,可里面确实怪石嶙峋,阴暗潮湿,封景取下冥戒玉,走了进去。

仙人洞里的蛇妖名叫绕朱,亦有千年的修为,已经修炼成人形,长相妖艳,身上缠着的蛇是她还在修炼的儿子。

“哟,是哪路的贵客大驾光临?”绕朱见到了依旧是披着白披风的封景,一样的修长纤细,清丽绝美,这样的人物在妖界可是老练世故的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阅妖无数的绕朱都看得有些闪神。 

“公子来我这是要求什么药?”绕朱笑得妩媚,语气也亲热起来。

“我要求,能令男子怀孕的药。”

绕朱听了一愣,随后捂嘴笑了,“嘻嘻,公子可当真有趣,男子怀孕本就与天理而反,容我再问一句,这药公子是要给谁吃?能得到公子青睐的,必定也是大美人吧。”

“是我吃。”

“哈哈,”绕朱笑得更欢,眼前的白衣美人虽然看似年轻但以身上的妖气来说,少说也有几百年的修为,竟然肯为男子怀孕,真是太有趣了,她迫不及待想看这出戏,于是她从一旁的石室里拿出一个蒙了层灰的锦盒,递给封景,“这是无花飞叶树的果实,能让男子怀孕,不过公子,你可要记住,此药药性极烈,男子不同于女子,妖类也是一样的,怀孕时会占去母体七成体力,所以会极度虚弱,还有男子无产道,生的时候有可能需要剖腹,这些如果你都能忍受,那我就把药给你。”

从周逸凡的话和表现可以看出,他是极爱孩子的,只是为了自己放弃了儿女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如果能让他有孩子,那就能填补他的遗憾。

封景心中暗笑自己的痴傻──男子成孕,莫说这是极为不可能之事,即使真能成孕,说出去终归令人耻笑,堂堂男子,却做妇人之事。

若是让他开心,便是被人耻笑又如何?

封景将锦盒收入怀中,“我可以忍受。”

绕朱也是楞了一下,她没想到真的有男子可以忍受怀孕之苦,她心里倒有些佩服这看似柔弱的少年了,“好,那这药,姐姐我就当送你了,不过有孕之时记得让姐姐看看。”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