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狐媚1,周景生子文,有雷慎入

蜀山,为天下修仙门派的翘楚,以除妖为己任,降妖谱,镇妖剑,锁妖塔,为蜀山最广为人知的事物。

蜀山弟子每年也必须下山历练,为百姓除妖,提升自己的修为。

蜀山掌门清微道长门下有二位弟子,仙术领悟性很高,蜀山的剑法也为同期弟子之佼佼者,掌门对于他们寄予很大希望,分别是大弟子常纭和二弟子周逸凡,周逸凡为俗家弟子,所以并未以常字辈排号。

清微见两人近来修为皆初有所成,便有心让两人除去历练一番,便唤来常纭和周逸凡。

“近日,传闻即墨附近常有狐妖出没,你们两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今日且同去此地,为那方百姓除去妖物,也算是为师给你们的历练,记住,若是妖物强盛,切记不要硬拼,自身的安全最为重要。”清微叮嘱道。

“是,师父。” 二人领了命,便双双御剑赶往即墨。

御剑之术,瞬息万里,蜀山位于华夏西南方,即墨则处于东南部沿海,也不过转瞬到达。

二人收了剑,预备先在即墨城中打探狐妖的底细和情况。

“师兄,我们先去客栈吧,休息好了才有力气除妖啊。”周逸凡笑眯眯地对着常纭说道。

“也好。”常纭微微颔首,以示同意。

“哎呀,师兄啊,现在就我们两个你不要这么严肃,放轻松点嘛。”周逸凡见他像个闷葫芦似的,想到好不容易能下山,还跟一个这么严肃的师兄在一起,心情顿时就不愉快了,“好不容易师父让我们下山,开心点啊。”

“我们不是来踏青玩乐的,你整日只想着玩,修为怎么精进。”说完,常纭也不理他,直接拂袖而去,“哎,师兄你等等我!”周逸凡跟上去,嘴里还小声嘀咕着,“哎,这个师兄真无趣,连个玩笑都不能开。”

来到客栈,常纭向掌柜要了两间房,还说明了自己是蜀山弟子,来调查狐妖之事,这下掌柜就像遇到了救星,一五一十地全说了。

“二位剑仙有所不知,即墨后面的隐香山,物资丰富,我们常去那里打猎,还有采草药,山里的确是有野兽,但也没听说有什么妖怪,可就在一个月前,我们这有个猎户进了隐香山,回来就变得神志不清说胡话,在他嘴里流露出只言片语说,里面有狐妖,好可怕,后来几个大胆的年轻人去了隐香山要除妖,几乎全是吓疯了回来,就有传闻说,隐香山里有狐妖迷人,吸食精气,若是二位剑仙能除去妖怪,我们必定感恩剑仙。”

“请放心,我们此次前来就是除妖,”常纭答道,又对周逸凡说道,“逸凡,今日先休息一晚,明日一早进隐香山。”

“好的师兄。”

-----------------------------------------------------------

隐香山

九尾狐是隐香山的妖怪首领,隐香山的物资快要被人类采摘光了,还有未修炼成妖的动物被人类打死拿去作为食物或者皮毛作为衣服的原料,妖怪没有了食物来源,自然要警告人类,才教训了不自量力的猎户,让他们少踏入隐香山。

不过九尾狐年事已高,虽有修为,可体力已大不如前,所以他每天细心教导自己的儿子封景练功,练法术。

“好,景儿果然悟性过人,今天便教你新的法术。”

“是,父亲。”

正准备开始,一小妖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喘着气回报道,“报告大王,少主,隐香山外来了两个蜀山弟子,已经要入山了!”

“简直可恶,这些人竟如此不知死活,叫来了蜀山弟子。”九尾狐气极,就要出去应战,“哼,我倒要看看这蜀山弟子能有和能耐,能把我们统统打入锁妖塔吗?!”

“父亲,”一边的少年狐妖拦住了他,虽然样子像少年,却也有百年的修为,亦有强烈的自尊心,也觉得要为父亲分忧,“此事不可冲动,还是先观望着,见机行事,让我先去打探一下,若我不敌,父亲再出手也不迟。”

九尾狐虽不想让儿子冒险,但是他说得也有道理,封景总要独当一面的,也就同意了。

-----------------------------------------------------------------

常纭与周逸凡踏入隐香山,山中妖气弥漫,果然村民说得没错。

常纭抽出佩剑,往山中深入,一路上斩了不少修为浅的小妖,周逸凡也乐得跟在他身后,反正有师兄在,他也不必出手,有时候遇到一些年幼的妖怪,还会用路边的树木和草丛遮住,避免它们都被师兄杀了。

在路上挡道的小妖,基本都修为尚浅,对二人都构不成威胁,甚至有时常纭都不用出剑,只念一道火咒就能把它们烧得魂飞魄散,周逸凡见他这样心狠,出招狠辣,心里不是滋味,在他眼里,觉得众生平等,人命是命,妖命也是命,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他的初衷也只是想进山调查一下为何妖会伤人,并不是真的要杀了它们,再说了,村民也说狐妖也没要他们命,可是师兄是嫉恶如仇的性子,如果出言规劝肯定会被骂妇人之仁,师兄也不会听。

于是他也就不说,只是偷偷地给那些还没被烧死的妖治治伤,缓解疼痛,那些无意伤人的妖,他也帮忙挡住常纭的视线,救它们一命。

“师兄啊,我们走慢点嘛,妖怪都打跑了,我们不就要回去了嘛,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多欣赏欣赏风景也不错呀。”周逸凡在半山腰停下,眺望远方,“师兄,你看,那是海哎。”

常纭对他的想法并不赞同,师命自当是尽力而为,应该是尽快回去复命,可他已经停下来休息了,那他也无可奈何地走过去。

长年在蜀山,也没见过大海,此时已到半山腰,山中云雾弥漫,云海之中看大海,当真是美不胜收,山中水气混着树叶的清幽气息,令人神清气爽。

“大海真是漂亮,我以后也要住在这么一个靠海的地方,多美好呀。”

“哦?你不想成仙吗?”常纭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不想在蜀山待着?”

“师兄,我与你不同,你是一本正经的人,我啊,是个喜欢玩的人,一直在蜀山待着,我要闷死的。”周逸凡笑答,“好了,休息完了,我们继续走吧。”

“嗯。”常纭淡淡地应了一声,继续前进。

越往山上而行,挡路的妖实力越强,两人也不如适才轻松悠闲,费了不少力气,方才击退妖物,杀至山顶处。原本不忍出手伤妖的周逸凡青,后来也不得不出手协助常纭。 

行至后来,一些煞气深重的妖,一起扑杀上来,单常纭一人难免有些吃力,周逸凡见常纭顾接不暇,便提剑加入战局,或挡或伤,协助常纭击溃妖物。 

山顶处则是九尾狐的洞府,门口竟没有妖物把守,妖气却更盛,可见里头妖物的修为之高深难以预知。

二人暗暗握紧了剑,预备迎接一场恶战,此时大门却缓缓打开了,从里头走出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妖。

美人,这是周逸凡第一次见到封景的感觉。

怎么看也不像是对手,中性秀美的容貌,一袭白衣衬着黑发几乎就要发出光晕来,让他一瞬间有种自己不是来除妖而是来约会的感觉。

“逸凡,小心。”师兄的小声提醒让他回了神,赶紧收起惊艳的感觉,执剑在手,蓄势待发。

常纭抽出自己的佩剑,脚上发力,一剑就往封景的心口刺去。

白衣少年眼神一点都没有变动,轻盈地闪身跃过。  

好快的速度!周逸凡暗自赞道,这狐妖果然不同凡响。

躲过这一剑,封景手中暗自运气,用新从父亲那学到的绝技,想尽快结束这场战斗。

论攻击法术来说,虽然蜀山乃修仙名门,可人毕竟不如妖那般聪慧灵敏,常纭手中的佩剑被打落,封景接下剑,剑尖直指常纭的咽喉。

周逸凡见状,脚步一提,一剑刺来,可还未近身,封景的剑已经抵上了常纭的咽喉,让他硬生生收了剑。

“别冲动,别伤我师兄,有话好说。”周逸凡试图与封景谈判。

“放了他可以,只要你们立刻下山,再也不进隐香山一步,我就放了他,否则……”封景说着,剑往前送了送,常纭的脖子上已经印出淡淡的血痕。

“好好,我们下山,你放了我师兄。”封景见他保证,也就收起了剑,却没发现,常纭手中暗暗握了个小瓶子,趁他不注意,就将瓶中物撒在他身上。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根本无法躲避,不知是何物,只觉浑身发软,妖气被封,使不出半点力气。

常纭将封景制服,“蜀山化妖水,滋味不错吧。”

“师兄,你怎么会有化妖水,这不是锁妖塔里的东西吗?”锁妖塔乃是蜀山禁地,蜀山弟子不得入内,师兄是如何取得化妖水的,这一切都让他想不通。

“这你就别管了,不论如何,这是好东西,”常纭提起浑身软绵的封景扔给周逸凡,吩咐道,“这狐妖你看好,我再进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妖物,斩草除根。”

周逸凡接住封景,他想劝师兄不要赶尽杀绝,至少也要问问原因,可师兄已经走远了,也只能作罢。

-----------------------------------------------------------

很多借鉴仙剑元素,因为实在想不出来了,谢谢哈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