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囚鸟11,(厉景/周景)

“你住哪?”周扬扶着封景,在一群女人调笑声中挤了出来,身后还不停传来,“帅哥,下次再来玩啊~”的声音。

“嗯~我不要回家。”封景自己站立不稳,软绵绵地靠在周扬的身上,“家里什么都没有,我不要回去。”

周扬无奈,只好带着封景去附近的宾馆里开个房间,前台小姐见他扶着一个美貌的醉酒男子,笑得意味深长,给了房卡之


后,还加了一句,“如果让需要润滑剂,浴室里有哦。”

周扬懒得和她说什么,半扶半抱着封景上了楼,找到房间进去,那前台小姐还只给他双人床房,他也只好把封景扶到床上


,让他躺好。

要给他盖被子时,封景突然拉住周扬的手,脸凑上来,混着一股酒味,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诱惑和暧昧。

周扬呆愣地被他拉着,气氛一时静默。

“厉睿,你不要去别的女人身边……”封景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她比我好吗?”

周扬心中一阵郁闷,他虽喜欢封景,但也不想做替身,奋力抽回自己的手想起身,却被封景抱住,两人一起倒在床上,封


景缩在他怀里,语气幽怨,“厉睿,不要推开我,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你了。”

周扬叹了口气,厉睿何德何能能让封景对他这样死心塌地,好到让他嫉妒。

这时封景伸手拉开他的领带,红唇吻上他的脖颈,含糊不清地说道,“厉睿,抱我……”

像是受到了蛊惑,周扬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封景的媚态尽显,他不是柳下惠,现在在他怀里的是他最想得到的人,就算他


喊别人的名字又如何,得到他的还不是自己吗?

周扬立刻反客为主,紧紧拥住封景,双手像是有自主意识,慢慢剥掉对方的衣服,唇沿着唇吻向脸颊,在纤细的脖子上啮


咬,留下一个个吻痕。

解开封景的衬衫,触目到如玉的胸膛,理智瞬间不见踪影,上一次只有欲火,而这次却带着点怜惜,封景的主动带给他前


所未有的满足感,好想永远拥有他,最好能一辈子都锁在自己的身边,让他成为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

这种心情从他第一次见到封景时就有了,他用手段迫使封景与他有了关系,得到了封景的身体,那种滋味食髓知味,可他


的心却并未拥有了封景的身体后得到满足,却更加想得到他的心。

就算封景清醒后气自己趁他醉酒时占有他也无所谓,自己已经忍不住了。


评论(1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