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囚鸟8,(厉景/周景)

厉睿一打开房门,就闻到一屋子的酒味,桌子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空酒瓶,封景趴在桌子上,手边还拿着一瓶酒。

见此情景,厉睿就气不打一处来,夺过他手中的酒瓶,既气愤又心痛,“你够了没有,这样伤害自己很有趣是不是?”

封景不回话,只是下意识地想把被夺走的酒瓶拿回来,厉睿见他这样更是怒火中烧。

他拽起封景,拉进浴室,打开淋浴喷头,扯开他的衣服,想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没想到,封景对浴室很是抗拒,对厉睿硬是要扯开他衣服的举动更是害怕,他尽力推开厉睿,丝毫不在意自己被水打湿,他环抱住自己,蹲下来,不知道是不是醉了,闷声道,“不要碰我……”

厉睿见他这样,像是对周扬那个混蛋阴影极大,怎么也不像是勾引他的样子,对周扬的恨意更是多了几分。

他上前扶起封景,柔声安慰道,“起来换件衣服,好好睡一觉,别喝酒了。”

厉睿拿起一块浴巾,给封景把头发擦干,再把湿衣服换掉,让他去卧室睡觉去。

等封景睡了,厉睿去客厅整理空酒瓶,这时候封景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显示屏上的周扬二字让他心中的怒火更上一层。

按下了接听键,他倒想听听,这混蛋还来找封景做什么。

电话那头,是男人特有的沙哑声线,仿佛午夜的情人问候,“封总监,好久不见,厉总是不是来找你问话了?现在是不是特别伤心?我可是很想念封总监的滋味,小别胜新婚,我可是很想再与封总监你温存温存的。”

厉睿极力忍住自己的怒气不发作,拳头紧了又紧。

电话那头对于他的沉默像是习以为常,“怎么不说话?是生气了?不用这样,封总监,厉睿要是不要你,你尽管来找我,我保证厉睿能给你的,我丝毫不会比他差,而且我绝不会做出为了股份就让你出卖肉体这种事的。”

什么?!厉睿惊愕了,差点就要脱口而出的质问硬生生忍住,继续听下去。

“对了封总监,这个周六,你再来酒店,我们的契约可是一个月,剩下的三个星期,我还是要问你讨回来的,你想赖账也没关系,我这里可是有你封总监非常精彩的激情片段,你要是不来,我就让全国人民都欣赏一下,到时候,各大新闻的头条可就有着落了,你一心想保护的ESE可就完蛋了,我想孰轻孰重,封总监应该想明白了,那就周六见了,拜~”

挂了电话,厉睿气得简直站都站不稳了,欺人太甚,当我是吃素的啊。

“Lisa,”厉睿稳了稳情绪,深呼吸几次,“你马上给我查周扬的酒店住址,还有有关于他的一切资料,我立刻就要。”


评论(1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