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囚鸟7,(厉景/周景),头顶锅盖

“厉睿,我饿了。”一大早,封景就推推厉睿,要吃早餐。

厉睿一向都保持8小时的睡眠,昨天被封景闹了一下,几乎整晚都失眠,封景倒是睡得挺香,他黑着脸,不情愿地起床了,去厨房里做早餐,煮了一碗肉酱面,又煮了新鲜的咖啡端到桌子上。

封景熟门熟路地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出来,斟满一杯,慢慢喝了下去,厉睿见状皱眉,“你一大清早的喝什么酒啊,快来吃饭吧。”

封景坐下,用叉子吃了一口面,“很好吃。”

厉睿坐在对面,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见封景吃得嘴角都沾上肉酱了,很自然地拿起纸巾替他擦掉,笑道,“你看你,嘴上都沾到了。”

封景一愣,随即低下头继续吃面,厉睿对他越温柔,他就越觉得对他不起。

忽然,封景像是被呛到了,捂着嘴不住地咳嗽。

厉睿上前替他拍背,不小心碰到了封景背上的鞭伤,他轻轻但是压抑地呻吟了一下。

“怎么了?”厉睿的手生生顿住。

“没有,就是昨晚没睡好,有点背痛而已。”说完继续吃面,也不看厉睿。

“哦。”厉睿若有所思,趁封景不注意,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强硬地撩起他的袖子。

入目便是那如玉般莹白的手臂上鞭痕累累,虽然已经淡了很多,但还是看得出,手腕处依旧留有淡淡的淤青。

“这是什么?!”厉睿气急,抓着封景的手也愈发用力。

封景倏然惊慌起来,用力想挣脱却不可得。

“封景,你告诉我,你经历了什么事?这些伤怎么来的?”厉睿死劲抓着他,不让他有任何机会逃脱。

封景依旧沉默不语。

“封景,你到现在还是要瞒着我吗?你还是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吗?!”封景的沉默让他愈发焦躁,偌大的房间,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封景却还是三缄其口,也不看向厉睿。

厉睿最终还是妥协,慢慢松开了封景,自嘲地笑笑,“好,你不说,我也不逼你。”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和茶几上的车钥匙,也不管封景,径自出了门。

封景待他走后,拿起桌上的红酒,打开瓶盖就着瓶口就猛灌,心中的血与泪也只能往肚里吞。

-------------------------------------------------------------------

厉睿越想越不对劲,这一系列的事都太奇怪了,厉晨怎么就会突然放弃ESE总裁的位置,以及封景失踪的一星期,这个时间点巧合得可怕。

于是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周总的电话,“周总,我是厉睿,能否出来见一面,我有话想和周总谈谈。”

“好啊,那就去我经常去的地方吧,我也有很多话想和厉总聊聊。”

到了周总订的地点,一个小包房,的确是可以好好聊。

周总早就已经到了,也点好了红酒,“厉总,请坐。”一边把酒倒好,推到厉睿面前。

厉睿也不接过,“周总,今天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地说吧,厉晨突然放弃ESE总裁的位置,是不是你做的?”

周总晃了晃面前的酒杯,笑道,“厉总果然聪明,的确是我做的。”

“那封景呢?!他突然消失一个星期,是不是与你有关?”

“怎么,封总监和你说了,所以你来兴师问罪?”周总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酒,很悠闲地靠在椅背上,“我可从头到尾没有强迫过他,一切可都是他自愿的。”

厉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你胡说!封景这般高傲的人,怎么可能是自愿,你拿什么胁迫他的?!”

周总不被厉睿的怒气所吓到,依旧坦然自若,“厉总火气不要这么大,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是封总监自己来我所在的酒店房间,是封总监自己脱光衣服引诱我,你也知道,封总监这般的容貌,我又不是柳下惠可以坐怀不乱,我也是个男人,自然把持不住,我说的可是句句属实,你不信可以回去问你的封总监,不用在这对着我发火。”

厉睿一把挥落桌上的酒杯和酒瓶,玻璃碎片撒了一地,上前拽住周总的领口,就要狠狠地揍他一顿。

门外,听到里面有玻璃打碎的声音,周总的保镖一齐冲进来,见到周总被人拽着衣领,立马把厉睿拉开。

周总整了整自己衣领,对厉睿说道,“厉总不要那么生气,回去问问你的封总监吧,我就不奉陪了。”说完,示意保镖把厉睿放开,扬长而去。


评论(2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