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囚鸟6,(厉景/周景),放心无毒,安心食用

封景拿着这股份协议,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怎么向厉睿解释这份协议是怎么来的。

他拿钥匙转开门,开灯,却猛地看见沙发上的人影,坐在那里,埋着头,一声不吭。

“厉睿?”发现是厉睿,松了口气,却又忍不住埋怨,“你在这里干嘛不开灯啊,想吓我啊?”

“你这一个星期,去哪了?”厉睿依旧保持坐在沙发上的姿势,语气低沉地问道。

气氛有点僵着,封景语气刻意放得轻松一些,试图缓解这样尴尬的气氛,“没什么,就是去散散心而已。”

散心?厉睿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散心用得着谁都不说吗?用得着连电话也不接吗?厉睿知道封景是在说谎,可他也并不


戳破。

他站起来,走到封景面前,“其实,我过来除了想看你有没有回来之外,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厉晨放弃了与我争夺


ESE,看来这件事是过去了。”

“哦。”封景还在思索怎么解释股权的事,看来暂时是不需要了,尽力挤出一个笑容,“那恭喜你。”

厉睿也看出来封景的笑容很勉强,似乎也不是很开心,他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封景是不是有了其他喜欢的人,他瞒着


自己,是不是还在意自己的感受。

厉睿想证实自己的想法,毕竟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心中思念更甚。

伸手,去解封景的西装扣子,再从里头的衬衫下摆探进去,抚触想念了很久的滋味。

另一只手抬起封景的下巴,吻上他的唇。

封景霎时浑身僵硬,下意识就把厉睿推开,把衣服拢好,略带歉意地说,“抱歉,我,我有点累了。”

厉睿不语,虽然封景把他推开让他有些不爽,但是还是忍住了,“好吧,你睡吧,我不打扰你了。”说完拿起自己的外套


就走了出去。

封景站在客厅里,看着厉睿离开,良久才缓慢挪动步子,回卧室躺下,真的没有办法,一被触碰就想起那时的事情,觉得


好脏,好恶心,根本无法再接受厉睿的触碰。

------------------------------------------------------------------

半夜里,封景从噩梦中惊醒,一闭眼就是周总露出淫邪狰狞的笑容朝他扑过来,根本无法入睡。

辗转反侧,披了件衣服出了门,在街上逛逛,可不知不觉又到了厉睿的家。

他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可他还是去敲了厉睿的家门。

厉睿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一下一下,轻轻的,不重,像是生怕吵醒人但又提醒里面的人,外面有人。

厉睿拿起手表一看时间,半夜2点,谁会在这时候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厉睿几乎是满肚子的火气,一把拉开大门,“谁啊!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

门外的封景脸色苍白,浑身发抖,让他把骂到一半的话瞬间咽了回去,“封景,你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封景就钻到他怀里,厉睿轻轻抚摸他的背,好冰,是外面吹了冷风吗,“出什么事了?”

“你不舒服吗?我倒杯热牛奶给你。”厉睿安抚了一下封景,把他带到屋里,让他坐沙发上。

封景拿起厉睿沙发上的外套披在身上,才感觉有丝温暖。

“喝了会舒服些的。”厉睿端了牛奶过来,语气温柔又心疼,封景觉得身上也没这么冷了。

“抱歉,这么晚了……”封景捧着牛奶捂手,轻轻嘬了一小口,声音也有点慌乱和心虚,也不直视厉睿,这与他平时高傲


的样子太不符了,他直觉封景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不过厉睿看着他的样子,也不敢问。

“那你今晚睡这吧,穿我的睡衣,不介意吧?”厉睿温柔地抚摸封景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继续说,“那你睡床,我


睡沙发。”

封景突然有些惶恐地望向厉睿,小声说,“我不要一个人睡,我怕……我睡不着。”

那种惶恐可怜的眼神,厉睿点点头,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封景换了厉睿给了睡衣,爬上床,之前的忧郁和苍白缓和了不少。

等封景躺下来后,厉睿也躺了上来,“睡吧。”说完,再把床头灯给关了。

厉睿似乎难以入睡,可是他不敢动,怕吵醒了封景,辗转反侧了许久,他脑里依然是封景开门时的画面,简直吓了他一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好担心,可是,在脑里想了千万种可能,可是每次自己又无法相信,又忍不住推翻它。


评论(3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