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请注意,前方剧毒!囚鸟3(厉景/周景),肉来了!

封景满腹心事地回了家,厉睿已经待在家里,准备好晚餐等着他。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厉睿见到封景,眼里的着急担心藏也藏不住,“之前才生了病,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封景连忙把写有酒店地址的纸片藏好,“没有,就是出去逛逛,公司的事怎么样了?”

厉睿摇摇头,“没什么进展,算了,先吃饭吧。”

饭桌上两人各怀心事,也是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聊,非常时期,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厉睿提出来要在封景这借宿一晚,封景答应了。

两人同榻而眠,厉睿强硬地把封景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封景的额头,轻轻地抚摸他的头发,封景把自己埋在厉睿的怀里,


靠的更紧一些,半晌,他闷声问,“厉睿,你对我是不是绝对的信任?”

厉睿将自己的怀抱收紧,回答,“我对你自然是绝对的信任,封景,那10%的股份你也不要太担心,也不是非要那股份不


可,无论是钱财还是名利,都不值得拿你去换。”

感到怀里的人抖了一下,又继续说,“所以,你不要思想负担很重,想要替我拿到那股份,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担心,有


我在。”

厉睿的话一字一句敲打在封景的心房,他伸手回抱住他,够了,真的够了,这番话足以让他为厉睿做任何事。

--------------------------------------------------------------------------------------------

三天期限很快就要到了,依旧是没有任何进展,封景的心里也是做了决定了。

他给自己灌了一杯红酒,才能有勇气去那个地方。

去到那里的每一步都犹如千斤重,真的到了房门口,心中却只有赶赴刑场般的平静。

手握上了门把,却没有勇气转开。

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才打开了那扇门。

可真当那人的身影入眼,却抑制不住想逃的冲动,下意识地就想转身夺门而出,却被早就料到一般,被那个人一下子就堵


死了去路,还锁了门,手臂被牢牢禁锢,如镣铐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想逃啊?你不想要那股权了?不想救你的厉总了?”男子胸有成竹地微笑。

只是瞬间,挣扎的手臂登时停了下来,封景的样子倒是得来了男人貌似怜惜的抚慰,他拨开封景额前的刘海,轻轻摩挲着


他的头发。

“我希望封总监不要想着寻死,不然我有的是办法整垮ESE。”男人箍住封景的手更加施力,附在他的耳边轻轻吹气。

“你不能这么做!”

男人无所谓地放开对封景的钳制,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知道我可以,只要我愿意,当然,这要看封总监有多少诚意来


取悦我。”

封景拳头拽得死紧,男人也不说话,嘴角的笑容也一直没有消失,他在等他能撑多久。

良久,封景终于开了口,“你要怎样?”

“你知道的,该如何取悦我。”

“好。”此话一出,封景开始宽衣解带,精致的西装外套散落在地,接着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纽扣,看也不看周总一眼,


咬咬牙,衣衫尽褪,露出洁白的身躯。

周总屏息地看着这一幕,封景的身躯在深色西装外套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白皙动人,比第一次见面时更加地美,让男人想恣


意怜惜,却又忍不住折磨的欲望。

封景此时不敢看向男人的眼睛,他已经感到男人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连,他低下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脸,让男人心跳


加速。

封景就这样低着头站着,背脊挺得笔直,若不是略显急促的胸廓起伏,还真认为是雕像,完美而无生机。

封景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低头站着,不肯看向周总一眼,似乎就打算这样耗下去,直到支持不住倒下。

可是男人没这个耐心等下去,他等不及想看到封景失控的样子,他一步一步走上前,感受着那人因为自己的靠近而微颤的


身躯。

“抬头。”男人命令着,他只看到那人明显颤了一下,并没有依言,只有手攥得更紧,他注意到了卻无视,只是捉着封景


的下颔,強制他抬起头来。

于是他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嘴唇都快被咬出血来,神情一片哀然。

男人看到这样的表情,心中一跳,却随即就被点燃怒气,他抓起他的头发向上提起,将那胸前的微小突起展露至极限,那


模样却格外情色,男人手在封景身上摩挲,最后停留在这突起之上,轻轻一捏,封景浑身一震,眼里满是悲愤,却烧的男


人的心里火一般的炙热。

封景尽力不让自己倒下,不让自己示弱,他碰自己时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厌恶,只想把他推开,可他的反抗却引起男人强硬


的压迫,男人一手仍然扯着他的头发,另一只手制住他的双手把它们压在身后,男人的嘴唇吻上了封景的喉结,粗糙的触


感让封景忍不住地颤抖,极力想逃离,可根本无法挣脱。

男人的手抚着湿润的前端,不可抗力的像后方探去,在手指探入后方的瞬间,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呜……”

终于逼出封景的声音让男人的征服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还不够。

他将封景推倒在床上,想看到他平时高傲冷漠的表情变得痛苦淫乱,他的下腹就一阵灼热,不过这么快就上了他太没意思


了,他把那些SM的皮绳和脚铐紧紧地锁住封景,被那些淫乱下流的东西禁锢着的封景,却显出异样的艳丽和情色的味道,更


加刺激了周总忍耐已久的欲望。

男人脱掉衣服,狠狠地扑向那动人的躯体。

“呜!!”封景发出凄惨又痛苦的叫声,可他又立刻咬紧牙关拼命忍耐。

身体就这样被贯穿了,封景下意识地就想蜷缩起身体。

好疼,好疼……封景疼得浑身颤抖,手把床单都抓破了,他脸色早已惨白,紧闭的眼睛里渗出屈辱且痛苦的泪水。

 “你的里面,温暖得很啊。”男人发出赞叹且舒适的声音,他继续加快他的动作,毫不留情地冲刺着,贯穿着,直到鲜血浸


湿了床单。

  “封总监,厉睿有睡过你吗,还那么紧。”男人淫亵地摸着封景光滑修长的大腿。

  “混蛋,你这个……”封景痛不欲生,话都说不出来了,猛得又被冲撞了一下,他更是丝毫力气都没有了,想推开他,想


让他闭嘴,身心的痛苦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

痛苦的折磨一直都在继续,直到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男人见封景昏倒,心里也没由来地生出一阵怜惜,他让封景躺好,给他盖上被子,轻轻抚着他的脸。

封景混乱的神智里感受到有只手在温柔地抚着他,就像厉睿平时那样,会疼惜他,拥他入怀,他几乎是无意识地,唇角勾


起一抹笑容,像是梦呓般,“厉睿……”

轻抚的手指立刻僵了下来,男人抓起封景的头发,冷冷地说道,“我告诉你,给我看清楚,我是谁。”

封景疼得睁开眼,看清楚面前的人,顿时惊慌地拿被子裹住自己,尽全力想挣脱男人的钳制。

“我看,还是让封总监不够爽,还有心情想别人。”说着,男人强硬地扯开封景裹住自己的被子,把他狠狠地压在身下,


又开始新一轮的折磨。

夜,还很长。

-------------------------------------------

我觉得承受力差还是不要看了,吓死了

评论(4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