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囚鸟2(厉景/周景),不要打我~

封景因为这件事,病了几天,厉睿问他什么,他也不肯说。

“到底是出什么事了?”厉睿坐在封景床边,他见封景面色苍白,形容憔悴,嘴唇还破了一块,像是遭遇了大变,可无论


怎么问,封景就是不肯告诉他,这让他更加心烦。

“真的没有,就是着凉了。”封景下意识把自己受伤的手腕朝被子里缩了缩,“你早点回公司吧,还有很多事呢。”

“是不是,”厉睿沉吟了一会,试探地问“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封景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可这表情没有逃过厉睿的眼,“没有,你别乱想。”

“好吧。”厉睿知道再问下去也没意义,封景不愿说的事谁也撬不开,不过心里也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封景去见了周


老板一次,回来就成这样,想也知道是什么原因。

厉睿拿起外套,边穿边说道,“那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

-----------------------------------------------------------------------

厉睿体恤封景,让他休息了一个月,可他不知道,这一个月里ESE遭遇了史无前例的风暴。

厉睿与厉晨关于ESE股份的纷争愈演愈烈,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似乎关键点就在周总手上的10%的股权,谁能拿到这个股权,就能成为ESE的总裁。

ESE的员工们觉得奇怪,周总这时候却一点都不帮厉总,明明当初是跟厉总入的股,怎么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呢。

而厉总似乎也没有想跟周总争取的意思,难道ESE真的要易主了?

封景看着厉睿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眉头深锁,似乎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方案。

他知道ESE对于厉睿的意义,那是他的梦想,他的娱乐帝国。

于是,像是下了决心一般,他说道,“或许,我能替你去争取……”

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厉睿粗暴地打断,“你不准去!”

封景被厉睿突然的出言吓了一跳,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闷,不知道厉睿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此时也不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他,只能转过椅子不去看他。

厉睿也感到自己失态,走上前安抚他,“我知道你是为我,不过,还会有其他办法的,没有那10%的股份也没什么。”

封景无言,厉睿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不会这么说的,他是不是该庆幸自己在厉睿心里还是第一位的。

--------------------------------------------------------------------------

可是情况却是越来越糟,周总的30亿确实举足轻重,可最近的电视剧市场也不是很景气,利润的下滑让厉睿更加的烦躁。

几乎所有的娱乐记者都盯着他问,ESE是不是要易主,是不是要被收购,厉睿除了回答一句,无可奉告,再无他话。

封景看在眼里,心里的想法百转千回,决不能让厉睿失去ESE成为他最后的信念。

他强自压下心中的厌恶,打了个电话给周总,约他能否见面,周总答应得很快,就说让明天去外滩18号找他就可以。

第二天,封景如期赴约,进门就看见周总与几个客户相聊甚欢,周总似乎也看到了他,不过只瞄了一眼就继续与客户聊,


把封景晾在一边。

封景也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并不出言打扰,等周总将那几个客户送走后,才走上前去。

“看来封总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谈,还真是难为封总了。”周总语带讥讽,“那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谈吧。”

周总依旧是定了上次的那个包厢,一模一样的位置,只不过封景此时的心境与上次有所不同。

“说吧,什么事值得你封总监亲自来啊?”周总知道封景是为了什么,这几天新闻都是ESE即将易主的消息,不过他就是


想听封景亲自说。

“我希望周总可以把那10%的股份转让给我,钱的方面,我会尽量还你。”

“呵呵。”周总冷笑,“你觉得我是缺钱吗?要我转让股份可以,条件就是你封总监做我一个月的情人,怎么样?”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可真的听到这话依旧让封景气得唇角都在颤抖,可他依旧尽力维持平和的语调,“周总,我


一直觉得你是光明磊落的人,不会做出趁人之危这种事的。”

“封总监这话就错了,我是个商人,讲的是等价交换,其实,事情的确是可以好好说,不过上次封总监让我很没有面子啊


,所以,这30亿买你封总一个月那也是很值得的。”男人微笑,他满意地看着封景把手中的额股份转让协议都快捏碎了,


“当然,我不会强迫你,我给你三天时间,想通了就来这个酒店房间找我。”说完,把酒店的地址和房号放在封景面前,


接着就起身离开,他等,他的猎物多久能妥协。



-------------------------------------------------------------------

我不会写商战,就一笔带过了哈,谢谢大家

我发觉,大家都喜闻乐见封景被虐啊,说好的亲妈呢~

评论(1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