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厉景的小脑洞14,坚决的邪教党

看着封景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他抚着自己的眉头,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思来想去,还是希望有个对封景好的结局,厉睿替封景掖高了毛毯,走下楼,要阿曼达叫云修过来。

“啊?”阿曼达不敢相信,重复了一遍,”厉总,您真要让我把云修叫来吗?”

“嗯。”

“您,不亲自送封总吗?”

“我结婚了,如果再拍到什么,会对封景不利。”

阿曼达也是无言,只是默默地掏出手机,打给云修。

厉睿走出夜店,对外面守着的记者说道,“各位,今天只是我犒劳一下我的员工,我希望不要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新闻传出


去,影响我和秦楚的夫妻感情。”

听出了话中的冷意,但是其中一个记者还是壮着胆子问,“那,听说您和秦楚小姐是分居状态,这是为什么?”

这时,秦楚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赶了过来,看见一群记者围着厉睿,赶紧上前,勾住厉睿的手臂,对媒体记者绽出一个


甜美的微笑,回答道,“没有,我们夫妻感情很好,我希望大家不要再问了,我的亲爱的会不高兴的,谢谢大家的祝福。


记者们听她这么说,也不再继续问了,拍了几张照,作为娱乐新闻版面,就离开了。

厉睿也觉得再待在这也没意义,对秦楚说道,“回去吧。”

秦楚自然高兴厉睿能回心转意,勾着厉睿的手也不放,靠在他的肩头,轻轻点了点头,“嗯。”

--------------------------------------------------------------------------------

等封景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封景只觉得头疼不已,还很想吐,果然宿醉很难受。

他发现他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疑惑,是谁送他回来的,会是厉睿吗?

“啊,你醒了。”云修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杯水,关切道,“你喝醉了,先喝口水吧。”

封景看到云修,心凉了半截,问,“昨天,是你送我回来的?”

“是啊,阿曼达告诉我,你喝醉了,要我来接你啊,下次不要再喝那么多了。”云修关心道。

封景听着,更是心寒,他与厉睿是真的完了,厉睿是真的要跟他撇清一切,甚至连丝毫的关心都没有,手机里连一个电话


一条短信都没有。

封景此刻恨极了自己,恨自己的焦躁,恨自己还爱厉睿,简直不像原来的自己。

那个战无不胜的封景,现在却输得一败涂地。

云修见他不说话,有些担心地摇了摇他,“封景,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封景朝云修笑了笑,“没事。”

那笑容虽然虚弱,但还是让云修看呆了眼,就算云修一直与当红女星配戏,看惯了美女也没有如此震撼。

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在如此虚弱的状态下也能散发出致命的诱惑。

封景轻轻靠在云修身上,心从未这么痛过,他不想再痛了,如果一切能重新开始那就好了。

云修在封景靠在他身上时,感到心跳加速,那是面对柳艺从来都没有的感觉,默不作声,空气像静止了般,只能听到彼此


的心跳声。

于是,云修没有犹豫也不经思考地抱住了封景。

封景皱眉,不喜欢却也不想推开,毕竟昨晚,云修照顾了他一夜,现在留在他身边陪着他的,也是云修。

封景不是圣人,那些伤口在这一瞬间疼痛的铺天盖地,连喘息的时间也没有,想要止痛,不想再因为这样的疼痛再为那个


背叛自己的人去泛滥与蔓延。

“封景,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醉成这样?”好半晌,云修还是打破了寂静。

闭眼...就放肆一次吧......  

伸手回拥,红唇却吻上云修脖颈,“抱我...像厉睿那样的抱我......”  

像是受到蛊惑般,云修这时清醒地认识到,他是爱封景的。

温柔怜惜的吻从封景的额头蔓延,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下巴,纤细的脖颈,漂亮的锁骨......  

揭开纽扣,触目到如玉的胸膛,所有的理智全部不见踪影。  

辗转开来,开出一路樱花的痕迹。  

只是...身下的人却僵硬到发抖...云修回神,抬眼的瞬间只看见封景紧闭的眼。  

苦笑......  

起身,无视自己的欲望,无视白皙肌肤上自己留下的痕迹。  

云修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的毅力才将扣子一个个的扣好。  

对上封景不解的眼,他微笑,“这根本不是你要的......”  

眼泪终于泛滥。就着眼前男人的怀,哭湿了所有。  

“哭完以后,答应我,重新开始,好吗?”拥着他,云修却下定了一个决心。  

既然已经清楚心意,就保护好这个人吧......  

这是唯一能做的,不是吗?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