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厉景的小脑洞10,坚决的邪教党

封景一天没去上班,只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云修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他,他一个也不想接。根本没有任何想出门的心思。

封景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外面阳光明媚,可一丝也照不到他的心。

出神之际,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来,本来以为还是云修,可来电显示上的厉睿二字让他心头一梗,却还是接


了起来。

“封景。”是厉睿的来电。

“你去哪里了?”封景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缓,“为什么要丢下我这么匆忙地跑出去?发生了什么事?”

“……”

电话那头是不出所料的沉默,封景的心又一次跌入谷底,又问道,“你不是答应我以后不会对我有所隐瞒吗?”

“封景。”厉睿不知要如何解释,只能尴尬地叫他名字,他何尝不知封景受到了多大的伤害,他也知道封景的隐忍,可为


了封景的前途又不得不伤害他。

“封景,我的确和秦楚结婚了。”厉睿亲口的答案显然比电脑里的照片信息还要真实,也更伤人百倍。

“为什么?”封景猝不及防地笑了。

“封景。”厉睿找不到谎言来掩盖这个事实,只能坦然。

“厉睿,我们到底怎么了?”

一句话,似乎云淡风轻,却说到了双方的内心深处。我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还要有所隐瞒?为什么还是固执的为对方好


而不顾对方的感受?为什么爱一个人可以爱的那么傻?为什么要走到这步田地?为什么幸福总是那么短?我们到底怎么了


“封景,对不起。”

“厉睿,我累了,休息吧。”封景挂了电话,又一次把自己陷入床里与世隔绝,不想再去听任何关于厉睿的消息。他真的


好累,已经连最后支撑自己的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

封景第一次感觉到力不从心,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雨水敲打着窗户,发出心碎的声音,让自己的心情也潮湿不


堪,却没有一个人能安慰他。

他已经不记得厉睿是什么时候来敲他家的大门,他只记得他刚起身开门就被浑身湿透的厉睿强硬地抱进怀里,他把他拉入


了一片冰冷之中,让他只能依靠着他取暖。

“封景。”厉睿声音奇异沙哑,却蛊惑着他放下自尊,只靠在他怀里一声一声地控诉。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欺骗了我整整五年,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却连一句解释的话都不给我?”

“封景,相信我,这件事我不能让你知道。”否则你该笑我傻,笑我痴,也更不会接受我的苦心。

封景拨弄着厉睿湿漉漉的发丝,幽幽道,“我只要你一句解释,你给还是不给?”

厉睿知道这句话的重要性,如果说出口,他们也许就能和好如初,可有些事是万万不能让他知道的,封景是这般的倔强,


必然不会领情。

他也希望这事情能简单地解决,毕竟他对秦楚没有爱,是他先对不起秦楚,为了家庭要与秦楚结婚,可到现在秦楚不肯离


婚,是他导致了现在的一切,如果可以,他也不希望把封景牵扯进来。

然而,不说的话,他们又会怎样?

“封景,整件事情我最不想让你知道,因为我不想让我成为我们之间的负担。”

封景苦笑,“我也一样。”

厉睿直直地看着封景,他就这样站在空荡得可怕的屋子中间,身边没有云修,没有阿曼达,却只有他这个伤他最深的人,


厉睿这才发现,是自己把封景变成这样的,让他承受了太多的舆论和压力,让他变得孤立无援。

都是他的错,都是因为他,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而他却还在用一个个爱他的理由去伤害他,自以为可以维持着这段感情,


然而却没想到他是在把这段感情逼入绝境。

如果他不和秦楚结婚就好了,如果他在和秦楚结婚之时就断了和封景的联系就好了,封景也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封景


还能和从前一样冷静骄傲,意气风发。

是他厉睿辜负了封景和秦楚两个人。

“封景,也许你应该去找云修。”厉睿忍痛说道。

没料到的是,封景的眼神突然一僵,脸色铁青,“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你这时候就要把我一脚踢开吗?”

厉睿无言以对。

“厉睿,你不需要再跟我解释了。”封景绝望地看着厉睿,几乎是推搡着把他赶了出去。

外面依旧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一如现在二人绝望的心境。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