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厉景的小脑洞9,坚决的邪教党

第二天一早,封景没看到厉睿来公司,却有很多员工对着电脑在窃窃私语,不知道在看什么。

看到他过来了,阿曼达先发现,赶紧把电脑盖起来,其他员工也一起站起来,尴尬地向他打招呼。

“你们在看什么?”封景见阿曼达一脸的慌张,像是要隐瞒电脑里的内容。

“没,没什么。”阿曼达紧张得都有些结巴了。

封景不理她,直接打开电脑看,他们刚刚才看的内容。

当他看到了电脑上显示的内容,首先袭来的是眼前一黑的眩晕感,心脏宛如被撕裂般,那疼痛直到脑子,让他恨不得立时


砸了电脑。

“ESE总裁厉睿隐婚五年,妻子身份已近日爆出。”而后就是厉睿与秦楚结婚证的照片。

本以为他什么都不会瞒着他,原来自己竟像个傻瓜一样被骗了五年。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


容他此刻的心情,一切都来得措手不及,而他却一点没有防备。

此刻他无法保持冷静,他只想找厉睿问个清楚,拿起电脑,径直冲出了公司,直奔厉睿的家。

厉睿对于封景的到来显然有些始料未及,可他还是调笑道,“你怎么来了,不用上班吗?”

封景不由分说地挤进屋里,关上房门口满腔的怒火疑问再也压抑不住,把电脑递给他看,“你自己看,你是不是欠我一个


解释。”

厉睿不知所云地打开电脑,随之而来的便是封景意想不到的愤怒,“那个混蛋!”厉睿骂了一句就迅速拿了件外套就准备


出门,显然他更在意的外面那个而不是此刻为他失去理智的封景。

封景上前拦住他,“说。”由于太受刺激,封景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只是希望厉睿能停下来给他一个解释。

“封景,我现在没空跟你解释!”厉睿推开了拦着他的封景,急匆匆地跑出去,偌大的房间又只剩封景一个。

他有些好笑的扫视着无人的房子,嘴角僵硬。太可笑了,他居然会为了他失去理智跑来质问他,居然还会因为他丢下自己


离开而心痛到窒息。

为什么?原来他之前的一切都是在骗他,封景从未有过这样无力的感觉,他愈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笑话。

感觉心脏就好像被谁硬生生的撕开了一道口子,渐渐的渗出血来,他怎么也止不住,因为可以让他愈合的那个人却是伤他


的那个人。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