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厉景的小脑洞8,坚决的邪教党

夜晚,厉睿就这么环抱着封景,一个晚上就这么躺着,封景依偎在厉睿的怀里,闷声说道,“厉睿,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有事瞒着我,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要告诉我,让我同你一起面对。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关于我或者我们,你都不可以瞒着我大义凛然的去独自承受一切还口口声声的说是为我好。我不需要你这样做,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够了,我什么都不怕。”

“好。”厉睿点点头,他们究竟会走多远?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会面对些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当面对那一片未知时,只能靠这样的承诺来掩盖内心的不安,能在一起多久?总之把握当下吧。

第二天上班时,秘书通知厉睿说,有一娱乐记者来找他,不知道是什么事,厉睿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便让秘书叫他上来谈。

记者一进门,便把已经准备好的一个信封递给厉睿,厉睿将信封里的东西倒在手上,脸色立刻灰暗凝重。

“说吧,你要多少钱?”厉睿看到这信封里的一沓子照片,有包括夜店送封景回家的照片,有他留宿在封景家时照片,这些要流出去,保证成为娱乐版头条。

“呵呵,厉总真是聪明,可我不要钱,您和封总还真是般配,可是您知道,我们这种做娱乐记者的必须要搏版面,如果没有一点爆点,还怎么混?”

“所以呢?”

“厉总我知道您也不希望这些照片流出去,那我希望能有另一个跟它同样爆点新闻来等价交换,这样您也不吃亏啊,是不是?”

“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敢,我也知道厉总您要搞我们这种小记者只是小意思,可是那时候这些照片可都上了报纸,那您要保护的人可就要身败名裂了,我这可都是公平交易啊。”

“算你狠,容我考虑考虑。”

记者得了这个答案,笑道,“那就三天,我等厉总的好消息,告辞。”

----------------------------------------------------------------------

傍晚时分,封景来找厉睿,发觉他不在,一问秘书,秘书说,“厉总已经走了,他说有急事,封总您有事吗?”

“哦,没有。”封景有些尴尬地回答,可心里不知怎地总有些不安,厉睿答应过他,不会再隐瞒他什么事,可这急事又是什么呢?

这时恰巧云修打来电话,说他和柳艺在吃饭,问他要不要一起,正好还有些剧本之类的问题要向他讨教,封景想着反正也没事,就答应了下来,毕竟现在云修可是他手头最好的艺人。

-------------------------------------------------------------------

厉睿晚上回了自己的家,秦楚自然也在,她知道厉睿现在在烦恼,可是烦恼的对象却不是她。

“有什么事不能与我说吗?”秦楚给厉睿倒了一杯水,放在他旁边,打断了他的思绪。

“没什么,工作上的事罢了。”厉睿现在有些不敢面对秦楚,毕竟秦楚在这件事里很无辜,“没事我也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厉睿希望能睡一觉醒来后就能想到解决的方法,忘掉一切烦恼,可秦楚是他的妻子,他们必须是睡一起的,虽然从结婚开始,他就没碰过她。

关了灯上了床,厉睿还在想着这事,但都没想到什么好的解决方法,黑暗中,“悉悉嗦嗦”脱衣服的声音,秦楚也上了床。

“厉睿。”突然,厉睿感到秦楚钻进了他的怀里,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秦楚,你干什么?”

黑暗中秦楚只是沉默不语地吻上厉睿的唇,带着一丝绝望的味道,“厉睿,求你了,回头吧。”

厉睿知道秦楚指的是什么,也知道秦楚这样突兀的吻他是想做什么,只是,尽管她是在抚摸自己,是在吻自己可大脑里却糟糕的想着另外一个人。


“对不起,秦楚。”厉睿推开身上的秦楚,尴尬的起身坐在了床边。

这气氛是该死的糟糕,秦楚是如此聪明,她应该早就察觉到了,厉睿也知道是该摊牌了,该伤害的人总是要伤害。

“对不起,我,早就爱上了封景。”厉睿说出这句话时,竟感到了一丝轻松,他如果和秦楚离婚,对她,对自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与不爱自己的人结婚是没有幸福的。

气氛好似凝固了一般,漆黑的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

“厉睿,你只是一时昏了头了是不是?”秦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没想到她的丈夫会这样毫无顾忌地告诉她,他爱上了别人,还是与他同性的封景。

“没有,我很清醒。”厉睿坦然,他不屑说谎,“我爱他爱了十几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我会跟你结婚只是因为父母的关系,不想让他们失望,我也知道对你不起,你要离婚还是要股权我都可以给你,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厉睿,你说什么?我是你的妻子啊,你名正言顺的妻子,我爱你并不是因为股权还是父母的命令,我是真的爱你啊,你怎么忍心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秦楚霎时红了眼睛,一肚子的怨愤都发泄了出来,“你知道,你为了他把我踢出ESE,我的心里有多崩溃吗!你有没有替我想过!?”

厉睿震惊地看着已经失控的秦楚,心里有些愧疚,没由来得有些酸楚,上前拍拍她肩膀,依旧坦然,“对不起,秦楚,我承认我爱封景,我知道我对你不公,但是,真的抱歉,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秦楚这时候到是冷静了一些,至少厉睿对她坦诚,没有骗她,这还是好事,值得庆幸。

“厉睿,我觉得你需要冷静,需要时间思考,我想你会想明白的。”秦楚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我先搬出去住一段时间,你想通了,再来找我。”

厉睿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秦楚,自秦楚离开后也没说过一句话,事情太多太糟糕,他该做出什么选择,无论哪一边,都有人会受伤害,会使他良心不安。

他现在只想把自己埋在床里,不想再面对外面,难道真要与封景遮遮掩掩过一辈子,严防记者偷拍,如果被发现了,封景的前途就真的毁了,他真的可以接受这样的结局吗?

封景是那样美好,美好得宛如一个天使,他不忍心让他在他手中毁灭,只能毁灭自己。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