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仙山

外表单纯,内心腐朽

厉景小脑洞2,坚决站邪教!

脑洞2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云修的事业也有所小成,只是他和柳艺老是纠缠不清,会影响他的声誉,增加黑粉。

厉睿看到娱乐版记者拍到的照片,严厉警告云修要与柳艺保持距离,否则,就要将他雪藏。

封景让厉睿不要这么生气,这件事,他来解决。

“……”厉睿无言,冷哼一声,坐回自己的位子,重新翻看文件和新戏剧本。

封景见他这样,也不知道他想通没有,不过眼下,还是云修与柳艺的事较为重要,他便先去追云修。

厉睿见封景离开,几乎快把手中的文件捏碎,心里的不满越来越多,堵在胸口,其实更让他觉得郁闷的,是封景竟然去安


抚一个不听公司话,毁坏公司声誉的人,真不知他有哪里可以留恋的,根本对公司没有半点好处。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他接起来一听,清脆悦耳的女声顿时响起,“喂,亲爱的,我是秦楚。”

“哦,是你啊。”厉睿被打断沉思,秦楚在韩国进修,也有好几年了,秦楚家与自己家的长辈是世交,于是定了亲,他也


不想忤逆父亲的意愿,毕竟秦楚家底深厚,对ESE今后的发展很有好处,且秦楚也有经济头脑,性格也很是乖巧,他们也


就这样隐婚了,只是秦楚要去韩国进修,也算聚少离多。

“亲爱的,我从韩国回来了,先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我再去你公司帮你。”

“这个……”厉睿顿了顿,“再说吧,你先休息。”

--------------------------------------------------

第二天,ESE开展关于今后公司走向,艺人安排的会议,云修并未到场,封景似乎一直在担心云修,眼睛在整个会议中都


没正视过厉睿一眼,眼睛看着手中的文件,思绪不知道飘去了哪里,这让厉睿的不满情绪更加集聚。

又过了一日,封景得知,厉睿没经过他同意,就给云修安排了一部雷剧的男主,这部戏情节可谓是幼稚至极,再说,云修


现在正处事业上升期,如果不靠一部好剧来吸粉以后就难以翻身了,再加上与柳艺的事。

封景拿着这剧本,直冲厉睿办公室,质问他,为何要这么做,这样会毁了云修。

“不错,我就是要让他清楚,公司可以捧红他,也可以捧杀他,我不需要会给我惹事的艺人。”

“云修哪里会给你惹事,我不想看你失去一个好艺人。”

“呵呵,”厉睿冷笑,“封景,你可真会为了他把话说得天花乱坠,你这态度是在对你的领导说话吗!”

厉睿头一次对封景说,他两的身份职位高低,让他认清楚自己的身份,这让封景登时愣住了。

他没想到厉睿会吼他,让他的心就跟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他的手微微颤抖,却不想服输,“遵命,厉总。”

说完便快步离开办公室,将门用力甩上。

-----------------------------------------------

因为这件事,厉睿与封景之间有了嫌隙,他两在公司里除了必要的公事,就无其他的交谈。

厉睿也很是烦躁,封景居然就真的不多在过问他几句,也不来服个软,只要封景肯跟他服软,他一定会原谅他,与从前一


样,不过自己说出的话,他也不肯低头,他与封景就是如此相像,永远都是倔强而又骄傲。

秘书也说,封景与云修现在关系越来越好了,封景甚至亲自替他接戏,亲自去片场看他。

各种娱乐报纸也经常拍到封景在云修的片场上指导他,简直就是视他为唯一的事业。

“哼。”厉睿气得恨不得把这报纸给撕碎,整个一天心情都阴云密布。

晚上,厉睿想到封景对他冷淡的回应心情差到极点,只想赶紧回家静一静。

可让厉睿没想到的是,他一回到家,竟看见秦楚睡在沙发上等他,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晚餐,依稀还冒着热气,秦楚身上


还系着围裙,所以不难看出这顿饭是出自她的手。

厉睿心里没由来得有了一丝愧疚,秦楚与他聚少离多,他从未做过一个做丈夫的责任,平时,也从未主动联系过她,秦楚


是一个富家千金,却肯为他曲身下厨,是一个难得的好女人。

“秦楚。”厉睿俯身,语气柔和,轻轻叫醒秦楚。

“啊,亲爱的,你回来了。”秦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见到来人,起身轻轻拥住他,“亲爱的,我这次回来,就会一直在


你身边,我会努力学做一个好妻子,为你在工作上分忧,我知道,最近ESE的事情很多,我会与你一起面对,我爱你。”

秦楚是如此温柔体贴,让人如何能不回应,又岂能忍心伤害她?

厉睿回拥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脖颈,语带愧疚,闷声说道,“明天,你就跟我一起去ESE吧。”


评论(1)

热度(29)